剑神

梦死(下)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他在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上踽踽独行。
    风声呼啸,四面八方沁着氤氲雪雾。他步履蹒跚,脚步重似秤砣,鞠着身躯只一个劲地向前挪。
    飘摇失鞘,还被绑在右手上,血污斑驳死气沉沉的,陪着他孤独的踪迹划出一线红痕。
    寒雪铺肩头,热血淋长剑。他记不清在这条路上走了多久,也记不清到底杀了那姑娘多少回。
    他陷进了一个奇怪的圆里,他在这样一个冰天雪地荒无人烟的地方,无数次的遇到另一个自己,无数次的厮杀暗算,不惧力竭伤痛,无畏生死因果。
    当然,结局殊途同归,他总是会赢的。
    他一次又一次地打败另一个卑劣的自己,也一次又一次地杀了被另一个自己拖出来挡剑的小姑娘。
    他清醒地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只会挥剑的怪物。
    误杀她的第一次,他心中难叙。
    第二次,长剑没有半分犹豫地没入她的身体。
    第叁次,第四次,第五次……
    不知道多少次了。
    滚烫的热血失去温度,杀她于他的情感而言已没有任何反馈了。
    乾坤雪欲行。这场急雪的第一片冰凉落在他眼睫上时,前方再次闪过模糊人影。
    他狂奔而去,持剑迎战。
    积雪被踢踏得乱溅,来时路的痕迹通通消失无踪。
    回到了圆的起点。
    剑刃相接的声音在耳边炸裂,厮杀是他们的宿命。他和“他”都是对方最熟悉的人,剑的出势,式的章法,每个动作下的阴谋诡计,每招每式暗藏的杀机,你我心知肚明。
    “你会赢吗?”
    开始了,又开始了。
    化雪在夏泽的脸颊凝出了一层薄霜,他像块无悲无喜的寒冰,无动于衷地听着对面的“他”不厌其烦地细数自己的罪孽。
    他知道,等“他”说完,自己就会揪住这人的破绽,而“他”也会抓着姑娘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挡去致命一剑。
    就像一本读了千百遍不变的话本故事,结局既定,烂俗无聊。
    太可笑了。
    夏泽随手撇去斜刺的长刃,嗤地一声,白汽从唇边喷出,倏忽蒸发弥散。
    那人竟也搭茬问道:“你在笑什么?”
    “我笑我,也笑你。”
    “我以为你后悔了。”“他”语气平平,手中剑从夏泽的脖颈险险擦过。
    “我做过的每一件事,皆无后悔之言。”
    剑锋轻巧而立,夏泽加快剑势,削去了那人的一缕长发。他突然仰面,颊上覆盖的一层冰晶难掩其色,眉目生机迸发,恰如枯木逢春。
    他喃喃道:“我原本生在富越地,老天恨我无忧,叫我小小年纪亡双亲,失家庇,辗流离。”
    “挨打挨饿,发卖遗弃,侥幸到了剑神门还是仰人鼻息。”
    “我作出勤勉恭顺之态,生怕辜负天生剑骨之名,生怕惹得师父半点不愉。”
    说着,话音一转,语气里的愤恨与不屑,那些所有见不得人的情绪骤然迸发。
    “可师兄师弟们,这些平庸、渺小的人,却自有他们的师徒情谊、同门情谊。”
    “零星丁点的小火苗,明明风一吹就灭了,他们还能聚在一起,一个个振振有词着什么剑比命重,什么守护之道。”
    “那我呢?我是谁,我格格不入,我只是一个因为有价值才被捡回去的可怜虫。”
    他神经质似的自语,手里一劈一挑,快得看不清剑影。
    “是,你说得对,我不懂剑,我只会利用它随心所欲。”
    “我会不择手段地走向每一个我想要的方向。从前是这样,今后依旧故我。”
    “但有过无,成或败,生或死,我都不会回头。”
    “我不会妄想有第二个选择,没有人能让我后悔,即使是我自己。
    “即使是她。”
    一声脆响,对敌人的手里剑猝然断在了飘摇刃下,这场拼杀即将迎来终点。夏泽乘胜追击,一剑而过,一个女子凭空出现,他不收不避,长剑贯穿两具身体。
    夏泽冷漠地看着“他”与她消失在雪地里,继续前行。
    银尘漫漫。
    这回,他在这条路上久违了许多故人。
    有追杀了他半年的挡路客、大师兄段流光、醉里剑阮连云……等等等等,连早年折在他手里的蜀中百毒手唐端也在。
    夏泽不闻他们的谩骂,挥手出剑,再次了结曾经在他这里断送了性命的人。
    他杀了一路,剑上积着百家血,滴在荒雪里连绵不绝。
    杀到最后,他看见了师父。
    师父远远地问他:“夏泽,剑道为何?”
    这问题问了不知多少遍了。
    夏泽拖着剑,叹了口气,却言其他:“师父,昔日我夺剑出南霄初入江湖,恨不得与天下人试生死,这期间我结仇甚多,剑下亡魂不知凡几。”
    “若不是慈观大师的弟子为我解杀性指迷津,那我恐怕就要犯众怒被中原武林合力绞杀了。”
    “但您从来不问这些,回来了只谈胜负输赢。”
    “赢了,便道平常;输了,便是鞭刑。”
    仿佛有说不完的委屈苦楚,在这虚假无人境里,他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地吐干净了。他哀道:“师父,我以前是真不明白,我不明白为什么您对其他弟子具怀关切,对我就苛责如此。”
    “大师兄爱剑如命,资质勉强,您就问天煞铁匠要了披雪剑,告诉他纵然身披寒雪也不可背弃心中所念。”
    “五师兄剑心不稳,迷途难返,您便让他跟在身边,走千山行万水,守护其心,解其忧患。”
    “而我,您对于我只有要求,您要求我当上最强,要求我不能让您失望!”
    “我在您的驱策下,一路头破血流地摸爬,直到后来我才慢慢清楚,您的舔犊之情永远不会交于我。”
    “因为我天生剑骨,因为我是剑神门最锋利的一把剑。”
    “我是您的作品。”
    夏泽捂住脸,一道水痕在指缝里刺眼无比。
    “现在您问我……剑道为何。”
    他摊开手,眼底的悲色凄凄。
    “您教我用剑,教我剑法,教我杀人,唯独没教我剑道为何。”说完,他低着头,脚边气旋重迭,长剑缓缓举起。
    “我用剑十一载,只盼能用剑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既如此,师父,随心是道,纵欲是道,无妨各种选择,我,即是道。”
    剑光鸣闪,这一剑只愿把所有都劈开,连带着老剑神的身影也一并消散了。
    夏泽静静地站着,周身景色虚虚实实,巨大的石匾重现眼前。
    他扔下了飘摇剑。
    天呐!!我终于登上po了!!!太不容易了!
    以及,终于把夏泽交待完啦!人物有没有更立体了一些呢,不会像一个奇奇怪怪的神经病了吧(233333)
    下一章俺们小桃宝贝出来咯!
    最后让我吐吐黑泥……这个文的收藏都不涨的吗!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