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挡剑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西郇的冬天来得晚,去得快。拔剑的功夫,初晴长照,杨柳吐绿,天空清得能一眺万里,那样好的日头,如何都担得起一句好春光。
    可造化无常,段流光却永远被囚在了暗角腐木的残雪里了。
    西郇苍苜林,百场比试,是他半生难以摆脱的梦魇。
    他记得小少年高傲的模样,记得他带着童音的轻蔑笑声,记得他肆意的每一剑。
    便是此时此地,夏泽垂着头,奄奄一息的瘫坐在他前面,他也还是忘不了当年的那个小少年不断将他的披雪打落,高高仰着头说:“师兄还在让我吗?”
    东起的寸寸日光凄凉无温,披雪斜倚在地,薄刃剑身在春风里晃出嘶哑哀鸣,段流光不屈不甘,仍然挣扎着想去握紧,那是第九十九次。
    直到——第一百次。
    小少年终于厌烦了这个游戏,他将自己满是钝边的铁剑横在眼前,反手拈指一弹,被内力强行稳固的剑身发出刺耳锵声,中心逐渐扩大的裂口重新契合。
    他嘁了一声,负剑而立,笑语晏晏:“师兄心智坚韧,师弟我甘拜下风。”
    “既如此,某有一疑问,望师兄替我解惑。”
    “师兄认为……”小少年说得不疾不徐,他轻瞥一眼,星眸含煞,矫捷身姿眨眼至段流光的面前,接下来的下半句话与他的出手一样狠辣。
    “是你的剑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
    青衣飘摇,他已然蓄起劲力,目标正是地上的披雪。
    段流光瞳孔骤缩,在这样的有意磋磨里,惊慌失措的他甚至没有去想以夏泽之能未必伤得到披雪,他只是反射性的运功,闪身至前与夏泽对了一掌。
    气劲在周身翻涌,掌力凝结不散,满地野植纷纷扬扬被卷成了草屑。段流光心绪大败,内力唱衰,退余好几丈才勉强化去掌劲。
    可夏泽完全不给喘息的机会,他长长的马尾发髻随风势扬起,掌中残剑仿佛与身躯合为了一体。小少年还带着幼态的脸颊显露几丝残忍,残剑嗡嗡作响,气贯长虹,剑尖直指那柄宝剑。
    他是真的要毁了披雪。
    “不!不可以!”段流光心神大乱,他狼狈起身,咬紧牙关,急得眼珠子都充了血,飞身伸手去挡。
    ……
    好静的夜。
    月高高,虫儿也悄悄,连风都停了摆,万物屏气凝神,此刻的人间似乎只剩这处山洞。
    身形憔悴的青年站在光与影的交界处,一把滴血的剑,一张青白的脸,他用衣袖擦净刃上的血,跟恶鬼讨债。
    他说:“师弟,如今我也有一个问题。”
    “是你的剑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
    这么多难熬的日日夜夜,他梗着一口气,终究把这话还了过去,却是将一切都赌在了里面。把他曾经失去的尊严,曾经经受的无助打击,通通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杀了夏泽太简单了,他要他痛苦,要他害怕,要他惶恐,要他心死,方为上上等的快活。
    夏泽半阖着双眸,血液的流失让他全身冰凉,疼痛又令他五脏灼烧,若是寻常人,怕早就断气多时,可他睁开眼睛,没有半点哀兵之色。
    啐出一口污血,他抬眼定定地望着段流光,瞳仁靠上,是少年郎少见的叁白凶相。沉吟片刻,慑人的锋芒一闪而逝,像是想到什么,夏泽回答得痛快:“原来如此,大师兄想把剑讨回去呀。”
    “这倒简单,那剑在南霄,师兄自取便是。”
    话里满不在乎的语气,段流光听了几欲发狂,他一剑横劈,夏泽竟靠着积攒的微末力气,一个翻滚躲了过去。
    “竖子!除了一身老天给的好天赋,你哪里配当剑神门的弟子!”
    段流光大怒,他上前一步,踹畜牲似的,将夏泽踢得远远的,直直滚落出去,又撞上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堪堪停下。
    脑浆都快咳出来了,夏泽头晕脑胀,手指抠在青苔地里,他双眼被糊了血,但还是努力睁大了眼睛,双手朝身旁拦了拦。
    段流光也看到了他旁边的那个人。
    那是个姑娘,衣不蔽体,似乎……夏泽中了醉生梦死后,便痴于与之媾合。
    醉生梦死是一种难得的酒酿炼制出的酒香,它不仅会压制内力制造幻觉,还会放大嗅者隐藏的欲望。好财的会溺在数不清的财宝里,好斗的会困在无止境的比试中。
    可夏泽,天生剑骨夏泽,竟然会痴迷于女人!
    段流光欣喜若狂,他大步走近。
    “这个女人……”
    “师兄!”
    夏泽猛地抬起头,他急切地撑起身体,截断了段流光的话,“你我江湖人的恩怨,与她无关!”
    “哈哈哈哈哈……别急……”
    段流光彻底兴奋了,他举起剑,拍了拍这两人的脸。
    “来。”
    他说得很慢,又殷切无比,说完每个字都要紧张期待地观察夏泽的反应。这是他发出的一道狠毒的暗器,再次落空会让他失望透顶的。
    “做选择吧。”
    就如赌徒揭开骰盅的前奏,他听见对面的呼吸声陡然变得沉重、慌乱。
    “是这个女人的命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
    砰——
    洞外一声惊雷乍响,天水滚瀑下,银电飞鸿起,天都被凿开了,洞里一瞬亮堂如晨,照得夏泽脸色灰败的像个死人。
    看来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啊。
    段流光容光焕发,五指用力把剑都握得嵌了印,他突然出剑,风驰电掣的剑影在地上姑娘的脸上飞出一道可怕黑痕,然后剑尖朝下。
    “段流光!”
    轰隆暴雨,人声都被盖得听不大清了,外面的雨声像打在耳膜上。可流下的不仅是雨,淅淅沥沥的血水也缠着剑锋滑落,一滴,两滴,急促而有序,打在小姑娘的脸上,眉上,眼上,聚成一片血色的桃花。只是无人发现,染血的长睫在花瓣里微微发颤。
    夏泽继续僵持着,他双手握着剑锋,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才让剑尖不再下降,他死死撑着,嘴唇抖得似筛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样近距离享用夏泽的痛苦,段流光开怀不已,只叹出了好一口恶气,一时忘乎所以,手中用劲收了些,可谁知,就这一瞬破绽。
    夏泽的手腕突然极速回转,掌心绷劲,把住剑背,掌中柔劲吞并刚劲,纠着段流光左手用力不足的弱点,居然把剑拍歪了出去。随后趁此空档,全身最后的内力倾巢而出,掌劲迸发,生死寄予此!
    段流光大惊,十成十的内力带起,不躲不避,他拧着眉眼,瞪着面前这个少年,一剑朝他心脉迎了上去。
    “去死吧!”
    他笑得狰狞,担保这一剑是重伤的夏泽躲不了的。强弩之末,不足为惧!
    夏泽自然明白他的用意,他也笑了,疯狂在死寂的眸子里攒动。
    “愚蠢。”他轻轻地说道。
    段流光僵住。
    ……
    外面的雨停了,但洞里的血雨还未休。
    长剑刺进女人裸背的一瞬间,段流光几乎听见了利器切开皮肉骨头的喀吱响,他不可置信地望向夏泽。
    少年的面上看不到任何表情,湿成一缕一缕的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唯剩一个尖瘦的下巴抵在女人的额头,相偎相依,恍若相爱的情人在低语。
    鲜血簌簌而流,他的左手还紧紧抓着姑娘挡在胸前,右手在段流光抽出剑的一刹那,起掌正中段流光的心脉。
    结结实实的一掌,段流光被击飞了,复仇的长剑脱了手,一块劣质玉佩从胸口衣襟处掉了出来,玉上刻着“平安”两个字,但此刻已碎得拼不回去了。
    他口中血流不止,趴在地上,哆哆嗦嗦伸长了手,指尖挨到一块残存的碎玉。
    他保不住自己的披雪,也保不住她赠的平安。
    (尒説+影視:ρ○①⑧.run「Рo1⒏run」)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