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寻仇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那人的剑并不快。
    一个简单的直刺罢了,出招却慌得急不可耐,复杂的情绪与厚重的杀意倾注其中,不仅未能增势,反而恍若一飞冲天的鸿鹄被绑上了铁链,生生磨出了几分晦涩。
    可即便是这样拙劣的一剑,夏泽无处可避。
    冷香侵入五脏六腑,他动作迟缓地偏过头,剑尖上逼近的零星寒光晃了眼睛,他没有躲,压低了身体,将误入这一切的小姑娘藏进怀里。
    呲——
    长刃刺进肩头。
    甚至来不及呼痛,那人就利落地拔出利刃,堵在里面的血液争先喷溅,像炸开的烟花,为他复仇的开端表示庆祝。
    接下来的每一剑都是无声的欢呼。
    没有半分迟疑,手起剑落,持剑人背着光,连话都懒得说一句,他不断地抬起左手,似是将心中的恨意刻在了夏泽的背上,纵横捭阖,血肉淋漓。
    这一通发泄未下死手,可夏泽也早已意识不清了。他成了一只任由摆布的破布口袋,趴在地上,被血浸得湿淋淋的,只有出气没有进的气了。
    持剑人抬起下巴冷冷睥睨,见他真的没了动作,便直接上前一脚,将夏泽踹得滚落在地,死尸一般撞在了洞壁上。
    “夏师弟。”
    “夏师弟内力深厚武功高强,不应当就这样死了吧?”
    持剑人开口了,他的声音不大,但在洞穴里传得悠长,嗡嗡的回声波纹一样的传开,可直至彻底安静,夏泽都没有回应。
    持剑人莫名多了许多耐心,他还在静静地等着,等到对面蜿蜒而下的血溪也淌了过来。
    看来结局已定。
    他心情大好,竟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
    “来之前我回了南霄一次,听说你这么多年剑术停滞不前,哈哈哈哈哈哈报应啊!”
    “师父要你闭关,你违背师令,受了罚也要逃出来,而后偏偏撞进我的手里。”
    “天命所归!”
    持剑人越说越激昂,他左手挽了个别扭的剑花,像回到了还是大师兄的那年一样,一身短打落魄都恢复了几分光彩,
    他突然笑道:“夏泽,夏师弟!”
    “你猜猜,我这醉生梦死哪儿来的?”
    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持剑人不乐意了,反手一剑劈了过去,内力夹着剑气在夏泽腿上剌出一道崭新的豁口,血流不止,他好整以暇地说。
    “夏师弟,我的下一剑会划上你的喉咙。”
    “呵……咳咳咳……大师兄,解气了?”
    虚弱至极的声音,却令持剑人勃然大怒。
    他一下子绷紧了身体,死死盯着面前这个试图坐起来的少年。
    每个字如同牙缝里逼出来的,“解气?你看看如今的我!”他刷地一下伸出一直隐在衣袖里的右臂,借着昏暗的月光,竟然发现他整个右手齐腕而断!
    “你夺我佩剑!毁我剑途!叫我如何才能解气!”
    …………
    段流光记不清在西郇的边陲小镇里,究竟藏过多少月升日落。
    他颓废着,消沉着,右手的断口在绝望里缓慢结痂,世上任何一个凡夫俗子都过得比他快活。
    是啊,披雪剑主失去了心爱的佩剑,失去了能使剑的右手,失去了凌云意气的剑心,就只能变成一具行尸走肉,麻木在村头夕阳的余晖里,苟延残喘。
    重拾剑道是一句玩笑话。右手残疾,连一根农户家的柴火棍都举不起,更何况一把剑,一把承载他人生所有重量的执念。
    怆天呼地过,心如死灰过,唯剩满腔贸首之雠吊着他最后一口气,支撑他偷生至今。
    修左手剑是穷途末路里唯一的选择。
    他在恨里煎熬,重新提起一把再普通不过的铁剑,从最基础的剑术入门练起。
    可左手剑难成,就算是他段流光也不例外。
    剑神门首徒,曾经有资格角逐剑神之位的人,连最平常的一招剑术都施展不了了。
    可悲!
    可笑!
    可恨矣!
    “哈哈哈哈哈哈……”
    悲怆的长笑掩盖了一切苦痛,段流光一步一步地逼近,剑尖在泥土里拖出一道冗长的痕迹,就似他漫长人生路上划出的一道再也无法愈合的伤口。
    但无妨,至少今晚的月夜不会辜负他。
    尒説+影視:ρ○①⑧.αrt「Рo1⒏аrt」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