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求饶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林小桃趴在床头大敞着双腿,一只青筋隆结有力的手臂伸在她的胯间,来回摩挲着腿心那条肉乎乎的细缝。她发着抖,努力抬起双臀,所有感官都被迫集中于私处的触碰上。
    少年的手掌干燥干净,但习武之人的指关节与虎口总会有许多老茧,平时包住脸颊都会感受到的那份粗糙,现下,正细密地磨蹭在她全身最嫩的那片肉上。像一块有温度的树皮一般,这份走南闯北提剑端酒的少年沧桑,缓慢迂回地从尾巴骨剐捻到少女深深庭院的花苞里。
    新鲜的细小刺痛与痒意逼得小姑娘夹紧了屁股,她双臂在松软榻上快要撑不住了,只得转过头咬着下唇求他,“唔……不要了,痒……”
    夏泽充耳不闻,以他的的力气能轻而易举地掰开少女的双腿,五指深深陷在白白软软的大腿内侧,呼吸粗重,几乎是在视奸小桃的阴户。
    其实女子的私处不是他第一次见了,这些年行走江湖,少年越发挺拔俊俏,青衫落拓长剑出神也是满楼红袖招,投怀送抱皆不少。
    但他从来都可以谈笑风生地委婉拒绝掉,少年心中只觉得无趣,过去的十多年里,他以为有剑便足矣。
    可如今看来,巧铁寒光,倒比不得入手的一片绵软滑腻。
    夏泽全心全意抛开一切地享用着眼前手下,目光灼热地叫小姑娘发慌,几个呼吸都是漫长的难熬,她杵在上好丝锦做得床面上,手肘也开始打颤。
    屁股被分得太开了,一直以来藏得紧紧的花穴被蛮力不自然地扯动,小桃不仅身上大汗淋漓,连那里都像在流水了。
    她没有办法,毫无希望地再次求他,“阿泽阿泽,我……啊!”
    不正常的滚烫突然包裹住了脆弱的阴户嫩肉,潮湿灵活的舌头像蛇头一般在两瓣阴唇里逗弄搅缠。这种可怕体验让小姑娘上半身猛地弹跳起来,又立刻失力摔在榻上,两只布满痕迹的乳房在空中甩出圆润弧度后被压成饼状,从身体两侧溢出乳肉。
    “啊……夏泽!夏泽!你干嘛!啊!”
    花心流出的淫水被干渴的少年吸得咂舌,他紧紧扣住小姑娘乱扭的身体,双唇嘬在艳红的穴口用力的吞吮,那骚腥淫液像在与她的眼泪打赌一样,谁都泛滥成灾。
    小姑娘被奇妙的瘙痒空虚掠夺,可更多的还是害怕,身体的异样、粘腻的水,以及男子用嘴吃她的下体,这一切对她而言都是灭顶之灾的可怕,她抖得合不上嘴,哭得死去活来。
    “你去死啊!我杀了你夏泽!啊!救命啊!救命啊……救救我救救我!”
    她颠着腰肢骂他,小手攥住床棉指尖都泛了白,扭过来地整张小脸糊满了眼泪,鼻涕也顺着流,小姑娘哭起来就是个小孩儿样,跟幻境里什么梨花带雨完全沾不到边。
    少年抬眼瞧她,忽然就觉得,有病的应该是他夏泽才对,哭得这么脏兮兮又难看的一张脸,他竟然想一辈子留在怀里。
    裤裆里的阴茎勃起发涨,男子起身捞过一丝不挂的小姑娘,用湿漉漉的嘴唇去亲她。
    强势的唇舌突袭,小桃将近窒息,她摇着头去躲,却被脑后的大掌按了回去,淫水汗液眼泪混杂在两人的交缠里,她来不及抗拒,便又察觉到了双腿之间被舔得软烂的下面,贴上了一根不容忽略的巨大。
    她连忙抓住少年揉捏他胸脯的手,好不容易能够呼吸了又发疯地去抱他,小姑娘狼狈地揪住他的双臂,指甲失控地刺进了男子的肌肉里。
    “呜……我求你了阿泽好阿泽,我求你我求你,好痛的你答应过我的,不要咳咳咳咳……”
    她急切地开口说得不知所云,未说完还被泪眼呛到了,捂着胸膛咳得撕心裂肺,两只圆溜溜的眼睛也红肿的看不出原本标致形状。
    床上的夏泽恻隐之心被狗吃了,他看着她咳得直不起身子,还揉了揉她的屁股调笑道:“真可怜啊,哭得真丑。”
    小姑娘一个人顺过了这口气,又急忙挣扎起身攀住他的脖子,不住地跟他念叨,“我好乖,阿泽,阿泽不要插进去,阿泽阿泽阿泽……”
    说着说着,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嘴里一直嚷嚷着男子的名字,妄图求到一丝宽赦。
    夏泽听得心头软妥,他抱着她坐好,拇指塞进她红艳艳的小嘴,一插一抽,像在模仿交媾一般。小桃挂着泪珠,懵懂地吞吐着指头,为了讨好还用舌头贴上去舔舐。
    小姑娘无师自通,几根手指都吃得滋滋有声,夏泽哼出性感的低喘,舒服地眯上眼睛,他抽出拇指将她的头按了下去。
    “不让插逼就只能插嘴了,乖桃儿,来。”
    小姑娘俯下身子,凑近了那根戳得人万分痛苦的棍子,这粗大的尺寸令她心有余悸,她吸了吸鼻子,伸出舌头,舌尖试探着舔了过去。
    (收藏实在不理想,所以好几天没写了,全靠存稿续命_(′?`」  ∠)__  )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