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一吻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十五天只身破开剑神门七十二剑阵,武林江湖客无不惊叹,天生剑骨无外乎此。一时之间,夏泽这个名字风头无两,各方剑客豪侠纷纷前来请战。
    可少年没有心思管这些人,连伤都等不及养,一匹快马,千里之途,化雪为春,他迫不及待要成全所有朝思暮想。
    柳絮与长风厮磨,日头暖得恰到好处,夏泽带着好些东西立在林府门邸前,深深吸了一口气,纵身一跃而入。
    林府自诩武林中人,但在真正江湖人的眼里只是个商贾小门小户,少年的绝妙轻功在此地来去自如是及其简单的事。
    林府不算大,小姑娘的院子很好找,于南边最偏最小的地方就是了。夏泽几个跃起停在房檐上,衣衫飒飒,他远远瞧着小桃在桃树下坐成一团的背影,苍白削瘦的脸颊笑颜展出,多日的痛楚与乏累被抚平殆尽。
    脚尖轻触,他挺拔的身姿无声无息地落在小姑娘的身后,泛滥成灾的缱绻温柔淹没夏泽全部理智,双臂一拥,这些日子的魂牵梦萦终于得偿所愿。
    小姑娘正全神贯注地看着什么,冷不丁被人抱住,她连忙放下书本,亲昵熟练地转身回抱道:“兄长!你……”
    撒娇的话语碎在回眸的那一瞬间,面前这个人的出现着实让小桃始料未及,她身体倏然僵硬。
    “你……你?”
    “小桃儿,我?我是谁?”夏泽好似被敲了一闷棍,和煦的笑脸还挂在面上,可方才翻江倒海的思念欣喜却顷刻荡然无存。
    “你……你不是走了吗?”小姑娘涨着小脸梗着脖子推了他一把,没推开,心中莫名升起一片委屈。
    “你回来做什么,你快走!”小桃儿不会吼人,大声说了两句便忍不住眼眶发酸。
    然而夏泽就是这样,愿意哄着的时候能把人捧在天上,不愿意了摔在地里也不会多眷顾一眼。他不管不顾擒住小桃瘦薄的肩膀,手劲大的惊人,一连串话语生冷道:“你刚刚说,兄长?”
    “你把我认成了你的兄长?”
    “你兄长也常常这样抱你?”
    “你是谁呀!关你什么事!和你有什么干系?”小姑娘吃疼地挣扎着大喊完这话,便骤然浑身汗毛直立,头皮都快炸开了似的。她呆呆地看着夏泽半点笑意都无的双眼,像深藏着蓄势待发的恐怖巨兽,只需一眼就让人生出无法逃脱的等死绝望。
    小桃不知道,这叫做杀意。
    满树桃花都畏惧一般,片片花瓣簌簌地往下落,夏泽静静地站在原地,片晌又垂手松开了她。
    萧条的凉风吹动他连日赶路而散乱在额上的发丝,挺直的脊背摇摇欲坠。
    小姑娘缓了口气,慌不择路地跑进屋子里躲了起来。
    “砰”,一声巨响,本来规规矩矩地垒在石桌上的书卷被一掌内力打成碎屑,少年蹒跚着步履走到紧闭的房门前。
    “出来。”
    “否则你猜猜看,你那个兄长能在我手下撑过几个回合?”
    小桃捂着耳朵哭得哽咽不断,她知道夏泽很厉害,到底还是鼻涕眼泪一把流地给他开了门。
    “……呜呜呜你……你不要欺负兄长……他很好的……”
    少年面如金纸,嘶哑着声音道:“他好,所以才二十余日你就忘了我?”
    “你走了,我……我没有忘了你,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夏泽夏泽,你别这样……”小桃嚎啕大哭地上前抱住他,抱得紧紧的,像真的怕他去找兄长麻烦一样。
    夏泽顺势脱力般压在她身上,气若悬丝都执着不放,“小骗子,你也这样抱过你兄长,对不对?”
    “他是兄长,是兄长……”小桃勉强撑着他的身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背,触手却摸到一片湿泞,她定眼一看,竟是满手的猩红。
    “啊!阿泽你……你身上……”
    余下的声音被湮灭在了两片相碰的唇里,小姑娘瞳孔放大地望着近在咫尺的男子,还要继续说什么都忘了怎样去表达。
    少年轻轻啄了啄她因为大哭还有些咸咸的湿润嘴唇,发了癔症般痴狂问道:“你抱了他,然后呢?你亲过他吗?”
    “不可以,小桃儿。”
    “你知不知道。”
    “还有人为你一吻,披星戴月,跋涉千里。”
    两人唇齿相融,少年字字喃语袒露在唇间,小姑娘被吃着舌头,垫脚闭起眼睛,被迫献上缠绵。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