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分别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天亮之际,夏泽披着茫茫稠雾离去。
    醒来后的小姑娘连鞋都顾不得穿,赤着脚丫在空无一人的小院子里找了一遍。
    不在了,连同那把飘摇剑一起消失了。
    她孤零零地站在那儿,没哭也没闹。
    春风摇摇,卷起满院将落的桃花陪着她飞舞的长发一起缠绵,小姑娘被吸引了注意力,走到花儿开得最茂盛的那一处大树底下,垫脚捻起枝梢上的一瓣桃花,傻乎乎地尝试着往自己的头上放,可风一吹,花儿就掉了下去。
    她瘪瘪嘴,失落地站在原地,鼻尖都被风吹红了,但是没哭。
    到了饭点,院里唯一的那个懒丫头来送吃食,小桃又跟没事人似的,该吃吃该喝喝,末了撑着下巴,盯着在房檐蹦哒的小鸟发呆。
    她的生活重新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吃饭,练琴,绣花,睡觉,或者偶尔兄长练完剑会来找她说话。
    其实小姑娘挺爱说话的,可是她娘不得宠又死得早,很多事情都没来得及教她,小桃不仅认得的字不多,还不善言,特别是一着急,基本的语序都捋不清楚了,府里除了兄长,大家待她都跟傻瓜似的。
    只有兄长好,兄长会摸着她的头要她多读书,会承诺灯节带她们姐妹出府游玩,还会给她展示新学的剑法。
    林锦的剑法招式规矩死板,小桃却坐在石凳上看得恍恍惚惚,逐渐模糊的视线隐约闪过几片青色的衣角,再一回神,便是兄长提着剑问她在想什么。
    她摇摇头,泪珠子潸然而下,起身踉踉跄跄地踏着一地落英,扑向男子。
    林锦被撞得后退一步,佩剑掉在了地上。
    纷纷扬扬的花雨下,他牢牢地回抱住痛哭的妹妹,心底暗藏的不伦之情,随着拥抱一寸一寸地开始在胸腔发涨,跳跃着沸腾着,无时无刻地妄想宣泄而出。
    ――――
    遥远的南霄剑神门内,大雪终年不断。
    马尾高束的少年光着上身跪在冰天雪地里,忍受着一道又一道刁钻狠辣的鞭刑,宽肩窄腰被抽得血肉模糊,可他眉头都懒得皱一下,只有身上的肌肉一直绷得紧紧的。
    八十鞭受完,他站起身,一旁立刻有婢女上前为他穿戴衣物,夏泽挥手屏退她们,自己拎起一件鸦青色的外衣随意披上,走之前还有心情跟施刑的弟子插科打诨道:“可以啊,手劲比上一次大了,看来今年晋升有望。”
    剑神门生死殿。夏泽衣衫整齐地踏入殿门,而在这一刻,一道剑气势如雷霆袭来,少年挥袖飘摇出鞘,几息之间与殿内那人过了十招。可最后他的直刺落空,对方的剑却随影而至,径直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的剑术已叁年没有长进了。”
    “是。”
    “为何?”
    夏泽缓缓摇头,他迟疑地看着手中剑,茶色的瞳仁竟然有些空洞,“徒儿……也不知。”
    话音刚落,殿里那人突如其来一剑,少年骤不及防,右腕被划出一道血痕,飘摇脱手而出,砸进柔软的雪里。
    “你在想什么?你又失神了,你就是这样败给荒北那拿刀的小子吗?”
    夏泽无言跪在地上,腕间滴滴答答顺着流下的血液代表一切。
    “既然你现在剑都拿不稳了,就放下飘摇,自行去七十二剑阵领罚吧。”
    胡子花白的老头儿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殿门紧闭之时,一声叹息。
    “你是最有可能接任我剑神位置的人,夏泽,不要让我失望。”
    少年对着殿门磕下几个响头,大雪积在身上,他冰凉的双手虚虚抓合,却在此时,想念起了那边的春天。
    还有那朵桃花。
    不知不觉,竟是……思之若狂。
    (姐妹们,问个问题嗷。我有存稿,你们是想我一次性多发几章但以后可能断更,还是保证每天一章不断。)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