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滋生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小桃半夜肚子疼醒是夏泽意料之中的事。
    透过窗叶,能看到小姑娘蜷缩在乱糟糟的榻上,小猫儿般细细碎碎的呻吟从帐内传出,她脸色苍白地翻身俯躺,将睡枕压在了肚子底下。
    小桃以前也经常腹痛,有时是因为丫头送饭送得太晚,饿疼了。有时是厨房留下的吃食太多,她贪吃,吃胀了也疼。不过后来她痛多了便有了经验,总归捱一段时间就会好,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这会儿跟往常一样,从肚子扩散蔓延的痛苦丝丝缕缕地传遍全身,小姑娘冷汗直冒,手脚凉冰冰的。她盯着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咬着手指关节希望这一次的难受能早点过去。
    “嗒”,是木门被打开的声音,一簇微弱的光亮从缝隙里出现又立即被切断,少年随手掀上门,大步走到床榻边,将汗淋淋的小人儿捞起。
    “为什么不叫我?”
    黑暗里所有的感知会被无限放大,小桃被熟悉的气息包围,她立刻仰头仓惶地抱住身边人,开口就是憋不住的哭音,“呜呜呜……你…你在生气……”
    干燥的大掌准确地抚上她的小腹,一股暖烘烘的内力送入小桃的体内,为她减轻疼痛。夏泽环着人单薄的肩膀,抵着额头教训她。
    “我生什么气,痛的又不是我。”
    小姑娘不说话了,抽抽搭搭地哭个没完没了,干枯的长发乱七八糟地披散在脸上,让夏泽看不清她的表情。
    “肚子都是冷的,躺好我给你揉揉,好不好?”少年缓了语气跟她打商量,作势将她放进被窝里,可小姑娘死活都不撒手,夏泽无可奈何,弯腰任她搂着,后来又干脆抱着她一起坐在了榻上。
    少年的身躯并不能把小姑娘圈得严严实实,可小桃依然紧紧地攀住他,软软的身子伏在他身上,像是全心全意的眷恋。
    夏泽靠在床栏边顺了顺她的长发,问道:“肚子舒服了点吗?”
    “嗯。”小姑娘吸着鼻子轻轻地应了一声,怕他没听见,藏在他颈间的小脑袋又点了点。
    被眼泪打湿的长卷睫毛刮在少年的肌肤上,酥酥麻麻的痒,夏泽喉头不由地有些发涩,他把人往怀里再送了送,心头忽然涌起一种久违的奇妙感觉,那感觉就像……
    就像他第一次掌控飘摇剑杀人后的那种兴奋。长剑在手,随他心意出鞘,只属于他的飘摇剑,只听命于他的飘摇剑。
    可一晃多年,这种快感已然逐渐麻木、日益消减。取而代之的,是沉甸甸的厌倦。
    他厌倦了拿剑。
    他或许快要失去剑客的剑心了。
    夏泽低头嗅了嗅小姑娘发间令人着迷的淡淡花香,就在一念之间,他蓦地做了一个对于寻常剑客来说,自毁剑道的决定。
    他心潮澎湃地想,荒北的无名刀客能用孤鸿刀换一名妓子,那他呢?他为什么就不能用飘摇剑……
    夏泽心下愈想愈痴,在看不见一切的紧闭小屋中,突然开口的低沉声音里有一丝难以捕捉的诡谲。
    “小桃儿。”
    “嗯?”
    “你喜欢我的飘摇剑?”
    小姑娘抬起头,把疼都忘了似的,满是渴望的望着他。
    “喜欢。”她重新趴回少年的耳边,粉嫩的唇瓣擦过他的耳垂作回话。
    气氛灼热,夏泽不自觉地吞咽着喉结,附满老茧的手指划了划她软绵绵的肚子,有条不紊地说出无情似多情的话。
    “我把飘摇剑给你,作为代价,你归我。”
    “你要完完全全的归我,成为我的东西,要听我的话,要乖。”
    “如何?”
    温柔的少年声音明明和平时没有变化,可偏偏让小桃无故的毛骨悚然。她虽然不谙世事但也不傻,相反她能清楚地感受到夏泽的不对劲。
    小姑娘试着坐起身,在一团漆黑中,一言不发地往后退,刚挪过屁股,就被男子一把搂了回去。
    掐在腰上的手抓得有些痛,小姑娘掰着他的手指,喏喏道:“你怎么了啊?你把我弄疼了。”
    “你不是喜欢飘摇剑吗?他就在门外的石桌上,我给你,好不好?”少年继续穷追不舍,小姑娘无处可逃,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我不是,我是我自己的,我不是你的东西!”
    少年嗤笑一声,直勾勾地捏住她的下巴,暂且放过了她。
    更得这么勤便,但是没啥人呀23333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