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困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与往常一样,夏泽半夜就走了。
    小桃又累又倦,睡得迷迷糊糊,男人具体什么时间走的也不知晓,只是到了晌午,从榻上醒来发现不想见的人已经离去,就足够小姑娘心欢雀跃了。
    连着好几天,她难得一身清爽轻轻松松的起床,她甚至还花了心思在柜子里挑出一套赏心悦目的鹅黄罗裙笨拙地套上,随后坐在床边晃荡着双腿,睁着惺忪睡眼看向窗外。
    原来天色大好,到处鸟鸣虫叫好不热闹。
    随意洗漱后,小姑娘将哑仆带来的吃食粗浅用了几口,便起身在偏房找出一把木剑走向院子。这儿屋里屋外都被夏泽打扫的干干净净,随处可见的还有他侍弄的花花草草,品种都是她偶尔在书中看到有些欢喜的。
    也不止是花草,还有其他什么首饰明珠武功秘籍,只要她想要,下次见面一定会送来。
    夏泽就是这样,他愿意宠着人的时候,各方面都能面面俱到。
    当然,得付出代价。
    凉风习习,小姑娘压了压衣襟,脖子下一片触目惊心青青紫紫的掐痕吻痕被勉强掩下,她站在庭院中央,忍着酸痛的身体深深呼出一口气,起手练起招式。
    她会的剑招很多,各路名门世家的剑法夏泽都从脑子里誊写了剑谱到小姑娘手上,可惜,她空会其形,剑招的真正威力却完全发挥不出来。
    她的奇经八脉能运行的内力渺渺无几,先天不足导致有些重量的长剑都无法驾驭,稍有不慎伤的就是自己,所以夏泽才专门打造了各类精巧的木剑供她使用。
    刺、劈、抹、挑,小姑娘提着孩童玩具似的木剑一遍又一遍反复练着飘摇十叁式,到最后,一式摇月拂影还未使完,颤抖的手腕便脱力将木剑扔了出去。
    砰――木剑砸在了泥巴地里。小桃眼巴巴地跑去捡起来,拽着衣袖小心翼翼地把污渍擦净。
    检查完长剑没有损坏,她才松了一口气把它抱在怀里坐在了地上,秀丽的小脸有些发愣。
    头顶鸟鸣闹哄哄的,她抬脸就看见一只落单的雀儿迷失方向在院子四处徘徊盘旋,又在一声清脆的啼鸣里,展翅飞向看不见的远方。
    小姑娘被彻底惊醒,精疲力尽似的,索性直接躺倒在地。薄云流转,她眯着眼睛看着眼前那一方被框架的四四方方多年不变的天空,终于忍不住举起胳膊捂住双眼,一行湿润从眼角流下。
    被困在这里有多久了呢?
    好像打从有记忆起,就一直呆着这个院子里。
    她是林老爷子的侍妾所出,林府虽然立足于江湖,但对于一众女儿总是教养的太过严厉,没有允许是不准离府的,只得整日在各自的院里绣花弹琴。
    不出意外,她在出阁之前都看不见别处人间。
    所以那时候,小姑娘最快乐的日子无非是偷看兄长练剑,看他如何将长剑舞得畅快潇洒,看剑尖挽出的剑花是怎么的利落出尘。
    而兄长发现她偷看也不责怪,心情好时还专门喊她到跟前与之交谈,给她讲剑法的由来,讲江湖里那些剑法高超的剑客,讲林府之外的广阔天地。
    小姑娘听得很是向往,后来,在林府每一秒浑浑噩噩的枯燥生活里,只有那把剑是她的梦,是幼时的幻想里,唯一能为她劈开枷锁获取自由的求而不得。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