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化雨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宅邸的深院里,细雨蒙蒙,一树初长成的娇艳桃花被雨水打的风中颤颤。
    小姑娘披散着长发,仅仅着单件亵衣光着腿站在窗边,她踮起脚尖,白嫩嫩的手臂伸长了想够到一根斜长着的桃枝。
    滴答雨水打湿衣袖,指尖刚触到花瓣,就被身后高大的男子捞回怀中。
    “小坏蛋,人家长得好好的,作甚么去折了它。”
    男子的声音温和低沉,微微沙哑的咬字格外勾人,他说话的同时,低头屈身埋在小姑娘的后颈上,修长粗糙的双手却摸进松垮的衣襟里。
    他的手掌大而温暖,轻而易举的就能包住小姑娘隆起的乳房,五指收紧,被吮吸过度的乳头摩擦在满是老茧的掌心里,小姑娘疼得眉头皱起,手肘不客气地撞上男子的胸膛。
    她艳红的嘴唇一撇,还带着嗲意的少女冷不防地嘲讽反击道:“老坏蛋,作甚么这样侮辱一个小姑娘。”
    男子揉弄乳房的动作一顿,坦然地将她转过身,剑眉星目溢满柔情,有些泛白的薄唇吻在小姑娘未褪尽婴儿肥的脸颊,气音沙沙地:“哪里是侮辱,明明你也很开心的不是吗?”
    “还有啊,你知道的,我和你那个不成器的兄长一般年纪,我初次遇见你的时候,也还是个半大少年。”
    “时间过得真快,都这么多年了,如今小桃儿的花骨朵都开了花儿。”
    说到此处,男子低头地笑了起来,他俯身亲了亲小姑娘的嘴唇,双手猛地扯开她的亵衣,两只白白净净鼓起的乳房便彻底暴露在了外面。
    “胸脯也大了不少,看来桃儿有在好好吃饭。”
    男子紧紧盯着少女的胸口白皙的肌肤,目光下移,停在她涨大的乳头上,乳头这两天被吃的太久,粉色都变成了深红。
    林小桃也不遮掩,敞着胸膛随他怎么看,她环住男子的腰,小嘴撅起,像在撒娇,又像在勾引,“不要了,你今日还没教我剑法呢。”
    “不着急,飘摇十叁式我一起教给你。”
    男子将她打横抱起,两人再次入了帐房。
    小姑娘这两年身子骨长开了,房事渐多,如果正好碰上她心情尚佳愿意配合,二人更能玩的尽兴。
    比如今日。
    她将男子推倒在床上,双腿打开跪在他的脸边,覆有浅浅阴毛的女穴悬在上面,小桃舔了舔手指,分开两瓣阴唇,圆滚滚的屁股晃了晃,催促道:“阿泽,阿泽。”
    夏泽笑了笑,抱住她的臀肉就往下按,自己也跟着舔了过去,他钻在她的两腿之间,含住她的阴唇,舌尖狠狠磨搓阴蒂。
    夏泽的动作一点都不温柔,他嘬着阴蒂的力度像在吃奶,小桃疯狂地扭动着屁股,在他嘴里挺动女穴,她早就熟悉了他的粗暴,并能在这样的粗暴里寻找快乐。
    “阿泽,不吃了,不了,啊,不了!”
    当小姑娘咬着手指抖若筛糠地哭喊后,夏泽总会更加卖力地吸嘬,直到她喷出淫液,抽搐着大腿失力躺下。
    湿漉漉的鲜红阴唇翻开,阴蒂肿肿鼓鼓的,夏泽忍不住又低头舔唆汁水,小桃缩着身子软乎乎地踢了他一脚,“阿泽!”
    情动的小桃一举一动都带着甜腻腻的媚人,介于少女与女人之间的身体嗓音都叫夏泽沉迷上瘾无法自拔。
    他抱起小桃,撑住她的背脊让她坐在自己的胯上,摩挲着人儿腰间的软肉半是引诱半是安抚道:“乖乖小桃儿,再叫一声我的名字。”
    夏泽贴着她光溜溜的身体嗅她身上的味道,像一只下流的野狗舔舐她流在下巴上的涎水,继续哄小孩儿似的,“乖乖,听话。”
    小桃恶心极了他这样的姿态和语气,带着情潮的小脸现出一丝恶意,她又圈住他的脖颈伸出舌头勾着夏泽来吃,在他吻得最认真的时候,一字一句地喊他,“老,混,账。”
    少女的心思总是藏不住,小桃骂完很是得意,夏泽却觉得她骂人都是娇娇软软的。他应承下了她所有的谩骂,毕竟他总是得了好处的那一方。
    “是,我是老混账。”
    掰开她的臀瓣,阴茎重新捅开肉穴,怀里的小姑娘便又是服服帖帖的模样了。夏泽的那物粗且长,插得她不住地吸气扭捏,待整根全都被吞进去后,小姑娘就会捧着肚子泪眼汪汪地叫他名字。
    夏泽操穴的时候格外狠心,抽插的速度全凭自己爽快,不管不顾打桩似的顶在她的女穴里,淫水染得她下体那一片又滑又嫩,舒爽的恨不得永远放在里面。
    小桃开苞不过几年,繁多的性交促使肉穴能包容下他所有的欲望,甚至她自己也需要这样的凶猛。她随着夏泽的撞击迎合阴茎,嘴里百无禁忌的辱骂呻吟,她一会儿叫他阿泽哥哥用力一点,龟头碰到骚心时,她变调的尖叫一声,就大骂他老混账老畜生不要了。
    她在林府常年出不了门,不会骂人,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从话本看到的“混账”“坏蛋”,只有语气装得凶凶的,倒真是个孩子样。
    夏泽痴迷地抓住她跳动的两团乳房,温香软玉盈满手心,他闷闷地笑道:“骗人精,刚才还要我用力呢。”
    尚在发育的胸部被陡然捏紧,在小桃哀叫出声时夏泽又立即松开了这团可怜的乳儿。他放开把护在小桃后腰的手臂,拉开躯体的距离,胯间开始剧烈颠动,阴茎用力到要捣烂她下体的程度,把小桃一声一声的叫喊逼成嘤嘤的哭泣,她抖着奶子哭得眼眶红红朝他伸手。
    “阿泽,阿泽抱抱我。”
    没有圈揽坐着被插实在让她没有安全感,腰肢扭动摇晃地似要倒了下去。感受到身下男人愈发猛烈的撞击,她撅起屁股阴唇被拍打的快要起火,小桃哭得迷迷糊糊,眼前天旋地转,不停地叫他,“阿泽!阿泽!”
    夏泽没有马上去抱她,他享受此刻小桃对他的哭闹需求,反而闲适地蹂躏着她敏感的阴蒂,语气讲道理一般,“小桃儿,老混账想射进小桃儿的小肚子里,好不好。”
    这句“好不好”字面是征求意见,话里却没有半分询问的意思,小桃被干得脑子晕晕乎乎,捂着肚子半响才反应过来。她疯狂地捶打着男人的胸膛,肉穴下意识的缩紧,“不可以!你不可以!不要弄进去,会……会怀……啊!”
    精液射进阴道的滚烫太过刺激,小桃在这一瞬间也到达高潮,两人相交的地方像被尿湿了一片,她抖着痉挛的身体被夏泽再次拥入怀中。
    半软的阴茎还放在她的肉穴中,小桃闭着眼睛抽气舒缓颤抖余韵,夏泽笑眯眯地亲了亲她被汗湿的额头,刚要开口说话,就被扇了一巴掌。
    扇了一巴掌不够,小桃还要再甩他一耳光。可惜,她软绵绵的小手很快就被捉进了他握惯剑柄的粗糙大掌中。
    “手打疼了,一会儿就没力气练剑了。”夏泽将她的手抵在唇边轻吻,他一向都能轻易的拿捏住她的软肋。
    果然,怀里的小姑娘闻言不再挣扎。
    “乖小桃儿不怕,不会怀孕的,就是怀了也没关系,有阿泽哥哥在呢。”俊俏的男子亲昵地哄着小姑娘,身下阴茎仍然堵在她的穴口不肯拔出,小桃冷眼看着他的笑脸,心中恨不得撕了这副人模狗样的皮相。
    她推开夏泽,抓起他的衣物擦拭了腿间的湿泞,忍着酸痛起身。
    “练剑!”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