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夏(1v1 伪骨科)

Chapter8.你是不喜欢我这个哥哥吗?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高二那年,高子霂带她去看演唱会,送她回家的时候,姜玥差点也打了他。
    姜玥对夏怡然是从来都不留情,反手就是一巴掌,“打不了你哥,我还打不了你?不是你自己要去的,他怎么会带你去?”
    这话她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眼睛并不看姜玥,只是用手擦了擦被她扇红的脸颊。
    她的这些举动在姜玥眼里简直是企图再次点火的挑衅行为。姜玥手猛然抬高,又是一个要打她的动作,却被高子霂拦住。
    “阿姨,是我想看,才拉着怡然和我一起去的。两张票都是朋友送的,不看也是浪费。”
    他似乎有些生气,语气也比平常生硬了不少,但还是笑对着姜玥。
    “她都高二了,你还带着她一起胡闹?明年就要高考了,她考不好,你能负责?”
    “阿姨,然然的成绩一直很稳定不是吗?”
    “现在稳定,就代表高考的时候一定稳定吗?”
    他没再反驳,倒是冷静了不少,接着说道:“阿姨,现在离开学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您如果担心她的学习,不如让我每天带她一起补课吧,我的成绩您一直也知道。”
    “那当然好...我还打算帮她报个补习班呢,如果你愿意帮忙,自然最好。”
    “好,那我每天带她去图书馆自习。”
    “那倒不需要,图书馆太远了,你们一来一回反而耽误时间,就在我家吧,要不就让夏怡然去你那。”
    夏怡然全程没有说一句话,看着姜玥从怒气冲冲的状态恢复正常,她都有点想笑。刚抬头,她的手就被高子霂轻轻捏住,他挡着自己面前,像是能挡住所有的暴风雪似的。
    他,给了她最需要的安全感。
    她甚至越发离不开这种会让人贪恋的依赖感,总想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如果能抱抱他就好了。
    她的心情比姜玥和夏成杰当她面争吵时还要乱,理不出头的杂乱毛线,团在一起,她越是想解开,越是烦躁,无法挣脱。
    她对高子霂的感情,一直在变化,发展趋势她拽也拽不回。
    高二升高三的那个夏天,她和高子霂的相处模式倒是有些像老鼠见到猫似的,她控制不住的心虚,时刻隐藏自己的情绪,怕被他发现端倪。
    不主动看他,不和他搭话,连原本靠在一起的椅子都分开了不少。
    这一切的举动在高子霂看来更像是没有理由的故意疏远,坐在他旁边的还是她。他们之间的交流,更多是他主动发起的,像是他不先发消息,两人永远都不会再联系了似的。
    高子霂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在做题的她,内心升起几丝烦躁情绪。她的头发柔顺地垂落,挡住了她的侧脸,他只能看见她浓密的睫毛和挺翘的鼻梁。
    她的眼神专注,只盯着眼前的纸张。
    她藏在袖子里的手臂,他似乎一只手就能握住。
    他其实很少生气,却又不得不在意夏怡然对自己的态度。不明所以,他开始反思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还是有哪里惹她不开心了......
    又或者是她不喜欢补课,甚至不喜欢和他待在一起。
    各种情绪杂乱无章地交织在一起,他找不到答案,也不想轻易猜测。
    高子霂犹豫了一会,还是问道,“夏怡然,你是不喜欢我这个哥哥吗......”,他在乎着她的所有情绪,也想弄清楚她疏远的理由。
    不对的地方,他可以改。只要是她不喜欢的,他都愿意改。
    夏怡然还在做立体几何的题目,听到他的话,用尺画的辅助线都弯弯曲曲的。愣了两秒,一脸紧张地转头看他,“啊...不是啊。”
    “那你为什么一直不理我,不和我说话?”
    他为什么会关心这个问题,是发现了什么吗?
    夏怡然在头脑里疯狂组织措辞,想着用什么理由搪塞听起来会比较有道理,支支吾吾回道:“我没有吧...我正好在做数学题,没办法和你说话吧。”
    “我问的是你之前......”
    今天的高子霂看上去很不好糊弄,当着他面,她突然头脑短路想不到任何借口,像是快被抓包的小偷,即将走投无路,只能束手就擒。
    “我没有不理你,只是觉得跟你说太多话,你会觉得烦......”
    “我什么时候觉得你烦了,夏怡然你这话说得太没良心了吧,我会伤心的。”
    他的手捂住了胸口,表情也很痛苦,很像她小时候经常在他面前演戏的招牌动作。
    “哥,我这题还没写出来......”
    夏怡然只想转移话题,用三角尺戳了戳他捂住胸口的手,又指了指试卷,“哥,这题的第三问怎么写?”
    “夏怡然同学,我只是你的家教吗?你难道不应该更关心一下我的心情吗?”
    “那你需要我怎么做?”
    高子霂先张开了手臂,示意她。
    夏怡然觉得自己要上刑场了,只能认命地用力抱住了他,还用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一套动作下来,她迅速拿起橡皮把刚刚画歪的辅助线重新擦了干净,继续写她的第二问,只是笔握得更加用力了,因为手有些发软。
    高子霂一怔,他以为夏怡然会当他开玩笑,不会接他的动作。但当她真正抱住自己的那刻,他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
    夏怡然的发丝从他侧脸擦过,再到耳朵,他的周围都是她头发的香气在打转。
    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手还在他的后背安抚性地拍了两下。没等他反应过来,两人之间的距离迅就被速拉远,刚刚的一切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
    明明在空调房里,他却觉得有些躁热,视线留在她身上半天都没移开。
    他甚至不太清醒地觉得刚才拥抱的时间太短了。
    杯里的水被他喝了个干净,杯子也被他一直攥在手里。夏怡然写得很流畅,根本没什么问题要问他,他这个家教的任务名不副实,只能靠着椅背上,看着她安静地做题。
    姜玥对她的教育方式,他插不上手,只觉得心疼,偏偏夏怡然还一声不吭。
    他每周都会给夏怡然发消息,明知道她肯定藏着许多事没跟他说,聊不了两句,夏怡然还得藏着手机。
    太过在乎她的状态,几个室友都以为他谈恋爱了,问了好几次,才知道那是他的妹妹。
    “是你的亲妹妹吗?”
    “不是,没血缘关系,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
    “那就只是妹妹吗?不能再发展一下吗?要不你介绍给我吧......”
    “吴泽,她还未成年,闭上你的嘴。”
    “我就是说说而已,你这么心虚干什么,是被我戳中痛处了?还是早就有这个企图了,不敢承认?”
    “我看你这妹妹也不怎么样,不如让我......”
    大多矛盾都是经过铺垫后产生的,包裹着嫉妒心的语言攻击,伤人伤己,再好脾气的人也会生气。
    拽住彼此的衣领,拳头直直朝着脸的方向而去,摔门而出,都是宣泄的方式。
    “吴泽他考不过你,连学生会也没能留任,一直觉得是被你占了名额,所以才这样......高子霂,你别生气。”
    吴泽出了寝室,不知去向。高子霂在整理书包,准备去图书馆复习,另外两个室友充当了和事佬的角色,想努力缓和局面,在一旁开解,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
    姜玥每天出门前都给夏怡然布置了当天要完成的硬性任务,高子霂来的时候,她还一直在做题。
    “这种类型的题目,你不是早就会做了吗......别写这个了,挑你不会写的题目写,剩下的我来帮你写。”
    “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会写的题目再写就是浪费时间了,你哪来的那么多时间,明明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等这个写完,中午我带你出去吃饭。”
    夏怡然藏不住雀跃,笔尖在纸上快速运算,写题的速度都快了不少。她不止一次觉得高子霂就像阿拉丁神灯,还是改良版的,因为不止能许三个愿望。
    她只希望这个夏天能过得再慢一点,他能留得更久一点。
    并肩一起走时的悸动,并排一起坐时的欣喜,比依赖更快速膨胀的是她的占有欲。
    实现不了的占有欲,把她的心搅动得乱如麻,失眠也更严重。
    不能说出口的特殊感情,怕被他发现再也不联系的胆怯,无一不让夏怡然觉得难熬。
    能割舍吗?
    快要深入骨髓的感情,怎么割舍?
    能放弃吗?
    她试过不止一次,放弃的感觉比彻夜失眠更糟糕。
    她迫切地想要高考,因为只有高考完,她才觉得自己能进入他的世界。
    殊不知,他的世界里,早就有她的存在了。
    年轻人谈情,常被认为根本不懂爱是什么,还偏要横冲直撞地体会一把。学生时期任何爱情的萌芽都需要被及时扼杀在摇篮里,已经生长出嫩芽的枝叶还是会被无情的剪去。
    “过错方”站在办公室里被迫检讨,发誓再也不来往。
    又一次扼杀行动成功了,但最后的成果又是什么呢?
    太多的例子向她证明,喜欢对于她这个年龄阶段的人来说是一件错误的事情。小说中的爱情太过戏剧化,架空于现实之上,但她知道“爱”的到来从来都是单行道,是不可逆的存在。
    哪怕是决定放弃,都会留下痕迹。
    当她确认自己对高子霂的感情不止关乎亲情的时候,她首先感受到的是不知所措和胆怯。她以为是自己只是单纯喜欢高子霂这种外表的男生,但真的轮到这类男生示好时,夏怡然却想都不想地直接拒绝了。
    她从谁的身上都体会不到她对高子霂的感觉。
    后来她才明白,她喜欢的是高子霂的所有。
    是独一无二的他,也是仅此一个的他。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