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夏(1v1 伪骨科)

Chapter7.丧钟为谁而鸣?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临江一中,也是高子霂的高中。
    夏怡然报到的时候,校门口的橱窗里还挂着他考上春也大学的喜报,公示栏里还有他的证件照,不少人都在那里驻足过。
    她也是其中一员。
    被贴出的这张证件照,她也有,不过是偷拿的。最后一次见面,他的书桌上散着几张照片,她趁着高子霂去厨房倒水,鬼使神差地拿了一张放进了自己口袋。
    嘴角微弯,眉眼舒展,头发也干净利落,他的证件照甚至比并排的其他照片都要好看。当时贴吧里的校草排名,她也有偷偷参与,看着支持他的人越来越多,最后成为榜首。
    无聊的学生时代,正因为有了这些在老师和家长眼中乱七八糟的活动,才变得有了不一样的滋味。越是被明令禁止的东西,越有挑战的乐趣和成就感。千篇一律的校服,被压抑的青春色彩,偷偷传递的纸条和小说,在每个班级里轮番上演。
    刘思琦和她一起考进了临江一中,不过一个在理科实验班,一个在文科实验班。文理果真不分家,因为她俩的班级就在彼此隔壁。
    这边历史老师在激情讲课,那边物理老师的公式穿透墙壁而来,声音此起彼伏,谁也不肯认输。
    “夏怡然,我俩这该死的缘分,你就从了我吧。”
    刘思琦说出的话,总沾了点青春小说里的霸总味道,她励志考上春也大学的文学系,从此走上作家之路。她也赶上了纸媒转向电子阅读的第一波潮流,在各大小说网站都注册了自己的读者号。
    小说的排名比她自己的班级排名,记得还清楚。
    刘思琦知道夏怡然有了手机之后,迫不及待地加上了她的微信好友。夜深人静时,两人竟然还在互动。
    夏怡然是复习完之后,一直睡不着。
    刘思琦是玩结束,刚开始学习。
    夏怡然刚开始没好意思主动联系高子霂,反而是高子霂给她发来了消息,分享了一些他的大学趣事。
    “我最近加了学生会和几个社团,还挺好玩的,就是活动有点多。我们是四个人一个寝室,班上也有不少临江市的人......”
    “我学的是金融,有几门专业课还挺难的。”
    “春也大学最近又有篮球赛了,我被拉去参加比赛了。”
    高子霂的生活太令人向往,相比之下她的日子沉闷如一滩死水,更难以泛起任何涟漪。
    夏怡然除了在考试就是在准备考试,根本不知道应该分享什么。好在高子霂也没有追问,只是很关心她的心情。
    “最近压力很大吗?”
    “还有失眠吗?”
    “开运动会了吗?”
    “参加艺术节了吗?”
    “夏怡然,我给你买了吃的,等会记得下楼拿。”
    “今天下雨了,记得带伞,多穿点衣服,别感冒了。”
    高子霂总会想方设法地找她说话,却从来不问她的考试成绩。他的关心也恰到好处,并不会让人觉得累赘或是干预过多。
    她有种被爱着的错觉。
    夏怡然反感所有的暗恋戏码,却又不自觉地陷入其中。
    偶然发来的语音,夏怡然听了一遍又一遍。高子霂还会特地给她拍一些活动的视频,多是让室友或者朋友录的,他出现在视频中,说着“夏怡然你看,他们在跳舞”,或是“怡然,你看见没,桂花又开了”。
    如果是约好的通话时间,但高子霂迟迟等不到她的回复,还会故意给她发了几张小狗哭泣的表情包,以示自己被冷落的难过。
    小狗很委屈,他也很委屈。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呢,因为不能耽误你的生活,因为我的学习很忙,因为手机不能被我妈妈发现......
    所有的借口都不是发自心底的,是编造出的用来掩饰内心的谎言,亦或者是防止自己沉沦其中的理由。
    ——
    高子霂一直知道姜玥对她的高要求,谈丽琴还会经常去她家,缓和夏成杰和姜玥之间越来越激烈的矛盾。
    撕心裂肺的争吵,席卷着爆烈因子,在空气中炸响。
    是蔓延开来的一氧化碳,一点就燃。
    谈丽琴敲响了夏怡然的房门,见她背门而坐,角度也是姜玥所要求的,因为能一眼看到她在干什么。
    “然然,很久没来干妈家吃饭了吧,周末有空来一趟吧,正好子霂也要回来了。”
    “好...我到时候问一下我妈。”
    “然然,如果......你有什么烦恼不想告诉干妈的话,就和哥哥说,他和我都站在你这边。你好好看书吧,晚上记得吃饭啊...”
    被搬到台面上的矛盾大多早已是血淋淋的了,藏不住的裂缝,缝缝补补,说着能过一天是一天。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又能绕开躲过呢?
    夏怡然假装听不见,手里的笔记本却捏得很紧。
    姜玥的床头似乎多了几个瓶子,是她从没见过的药。她用手机查完用处之后,装作不知道,继续放回原位。
    ——
    死气沉沉的早读,睡倒一片的课间,鸦雀无声的晚自习,唯一变化的就是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
    “学生总是矫揉造作的,放大自己的痛苦和烦恼。”
    “他们有什么烦恼,现在学习是最快乐的时光了。”
    “考试你都考不好,你未来还能干好什么?”
    累,也疲惫。
    大家都在熬着,闭着眼,自我催眠。
    谁也改变不了现实。
    “然然,你要像哥哥学习。”
    “夏怡然,你要像高子霂一样考上一个好大学。”
    丧钟为谁而鸣?
    也许是为所有醒着的人。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