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色殊宠

分卷阅读8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那人着了劲装,头发也束在头顶,只不过看那身形,他便知她是个女子。许是为了赶路方便,才做男子打扮。那日她穿着一袭白衣立在苍白的大地之上,萧瑾殊乍然抬眼看见,觉得她身上倒是有些英气。又听她说话声音有些娇娇软软的,像是能掐出水来,让人听着便觉得像被猫爪子挠了心窝子似的,便对她有些印象。
    萧牧云还以为他当真是在考虑立后之事。谁知萧瑾殊凝视了这画像片刻,肩头微动,忍不住寡淡一笑。
    待他垂下眼帘之时,有气无力地随口说道:“将这画师,砍了。”那语气,仿佛他只是踩死了一只蚂蚁,而不是砍人。
    他早已下过旨的,不许再替他采选后宫,既然这画师敢抗旨,砍了他也算不得冤枉。
    萧牧云嘴角微颤:“……”。
    他收起方才戏谑,假正经地将那画像卷好收起来,又忍不住从阿浪手里的佩囊中,抢过来一个梅子干扔到嘴里,有些正经的说:“你若……”。
    萧瑾殊若有不测,太后必然扶立晋王。
    太后想要立一个傀儡皇后,皇帝也可以将计就计。中宫之位,至少在后宫之中足以制衡太后了。
    这些年来,太后主理后宫尤未知足,她与皇帝之间本就关系微妙,面和心不和,扶立晋王之心也从未熄灭。眼看萧瑾殊登基后,身子竟然渐渐垮了下来,缠绵病榻良久,近半年来越来越沉重了些,太后已隐隐将手伸入了朝堂之中。
    萧牧云顿了顿,终是没有直接说出来,只是委婉说道:“还不如索性立一个皇后,大不了,将来你再废后而已。”
    中宫废立,兹事体大。
    不过以皇帝的性情,已有暴虐之名在外他也依然我行我素,将来废后,无非再多添一个昏聩的名声罢了。反正,史笔如何,他早就已经不在意了。
    萧瑾殊:“……”。
    6.第006章.晋江独家 敌意
    “姑娘,该起身了。”清早,门梁上的蝠纹厚棉帘栊轻轻摆动,连翘推了的房间门进来,身后跟着几个端了洗漱用具的丫鬟、仆妇。
    昨日去碧云寺还是有些吃了风,夜里翡雪回来只觉昏昏沉沉的,倒头一睡倒是睡到了大天亮。
    “今儿风雪都已经停了,难得放了晴。大姑娘为了让二姑娘多认识些人,已经张罗了好几日,还特意约了好些京中的小姐们过府来赏梅。一会儿,客人就该陆续来了。”端着面盆的丫鬟迎春脆生生的催促道。
    林翡雪从北境一路入京,身边除了连翘这个打小就在身边一同长大的丫头,便只有一个车夫并一个年迈的婆子。故而到了承恩侯府,便又拨了几个伺候的人给她。
    迎春是承恩侯府的家生子,这些年在府里跟着主子也见了些世面。将她拨过来,日后也是要给翡雪做陪嫁丫鬟的。
    “嗯。”帐中的人儿柔柔地轻哼着,回应了一声。
    平日清醒时,翡雪端的是自小被教养出来的端庄淑女、大家闺秀,可如今她半醒未醒的时候,嗓子里那天生的三分娇软便不自觉的带了出来,饶是女子听了,也不免有些心神荡漾。
    见连翘已将床帐挂了起来,迎春忍不住朝着榻上那半坐起身的人看了一眼。
    翡雪未施粉黛,那肌肤犹如上好的白瓷一般。长睫下惺忪的睡眼水汪汪的,似是秋波流转,带着一丝浑然天成的媚态。
    如瀑的青丝随意披散在脑后,只从她歪斜的身侧落下一缕来,刚好遮住了她微微敞开的领口。优雅白皙的天鹅颈从那白色中衣的领口延伸出来,精致的锁骨宛如蝴蝶翩然起舞,显出她略有些消瘦的身形。
    迎春收敛了目光,心里冷哼。
    将她拨过来之前,就听大姑娘说过,这个新入京的二姑娘骨子里就是个勾人的,连林老夫人都格外偏爱一些。今日看来,果然是一幅柔媚的样子。
    夫人已经叮嘱过她了,左不过耐烦伺候了二姑娘这一阵子,待大姑娘夙愿得偿封了晋王妃,还叫她到大姑娘跟前当差掌事的。
    连翘见翡雪还有些蔫蔫的,体贴地给她递了一杯温水,不满的瞥了一眼迎春,道:“倒也不那么着急,姑娘且先润润喉。”
    看着她将这杯水喝了,这才扶了她起来穿衣束带。
    见这主仆二人一番动作不紧不慢的,迎春忍不住催促:“还是快些吧,来的公子小姐可都出自有头脸的人家,去得晚怠慢了,岂不是拂了大姑娘的面子?”
    到底是从北境回来的,见的世面浅不说,这回京的日子也短,怕是不知京中勋贵世家的规矩。迎春心里对这个二姑娘不喜,但态度上还不敢公然对她不敬。
    连翘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