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妻主只想种田(女尊)

分卷阅读124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刚一合上册子,抬头便见扶朝玉体迎风,冰肌莹彻。
    他走到苏言衣身边,状似平静,问道:“妻主在看什么?”
    “没什么。”苏言衣望向身边的人,呼吸有些灼热,“你这衣服……”
    扶朝像是才想起来,非常正常地展示自己的衣服,笑道:“这是陈国来的新面料。据说夏季炎热,此种面料轻薄凉爽,我便试了试。妻主觉得好看吗?”
    “好,好看……”
    扶朝穿着这件轻薄衣衫,更衬得他肤色白皙,加之他沐浴完后脸颊的微红,如朝霞映雪一般悦目。而他起身展示的动作,让衣口轻轻滑开,露出他精致锁骨。
    苏言衣只觉一股热意涌上。她轻咳一声,努力让自己保持理智。
    她刚还在想着婚礼当天的流程和洞房的布置,想着婚礼之后再与他圆房。现在可不能一时冲动,坏了计划。而且,扶朝应该只是觉得这面料凉快,没有其他意思,若真是她一时冲动,倒显得自己急不可耐了,这可不行!
    不能破坏仪式感!
    虽然他们一直住在一起,但她还是想尽量给他完整的成婚体验。
    想到这,苏言衣道:“时间不早了,休息吧。”说完便躺在床上。
    扶朝见她冷淡的表现,心里一阵失落。她一定是在为她要娶的那小妖精守身如玉!
    但扶朝没有放弃,他躺在她身边收拾好心情,靠近过去:“妻主,我有点冷。”
    苏言衣疑惑,现在不是夏天吗?
    她伸手摸了摸扶朝的额头,也不发热啊。
    “天气还挺热的,你怎么会冷?”苏言衣问。
    扶朝没有回话,而是道:“不知道,就是觉得有些冷。”
    ‘不会是那恶魂花粉的副作用吧?’思及此,苏言衣将他搂在怀里:“过来,这样好点吗?”
    “嗯……”他在她怀里蹭了蹭,温热的气息似有若无地落在她胸口,弄得她心里痒痒的。
    苏言衣咽了咽口水,见他不老实,将人扣在怀里:“别总乱动,我睡不着了。”
    “妻主……”扶朝可怜巴巴抬起头看她,眼中含着氤氲水汽,他脸颊泛着潮红,瑰姿艳逸,楚腰纤细,暗香袭人。
    苏言衣忽然脑子一片空白,本能地吻了上去。
    “唔……”
    扶朝迎合着她的吻,只觉身体涌过一阵阵热意。
    直到他有些喘不过气,苏言衣才稍稍松开他,声音有些低沉道:“今日怎么这么主动?”
    “我……”
    “你差点害我乱了计划,知不知道?”她语气有一丝玩味的嗔怪。可这话落到扶朝耳中,却变了味道。
    扶朝噙着泪,心里一阵痛楚。
    苏言衣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我,我说错什么了吗?”
    “妻主是不是要娶侧室,所以才一直不碰我。”扶朝也顾不上纠结了,直言问道。
    “你这都从哪听来的?”苏言衣一阵莫名。随即,她忽然想到,该不会是婚礼的事让他误会了。可这事从她说完到现在还不足一日,他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她不过是想等朝夕花的事定了,确定好时日再告诉他而已。不过几天的时间便能确认此事,这怎么也误会呢?
    她轻柔拭去他脸上的泪痕,哄道:“你是因为婚礼之事?”
    “嗯。”扶朝点点头。
    苏言衣在他脸颊亲了一口:“我那是为你准备的。”
    扶朝微怔:“为我?”
    “自然是你,不然还能有谁?”苏言衣拉着他的手,认真道,“我想补一场婚礼,我们的婚礼。”
    苏言衣特意强调了“我们”二字。
    扶朝立刻会意。她说的是现在的她,不是曾经的恶毒妻主。
    她要补一场她和他的婚礼。
    他竟误会她了。
    扶朝不由责怪自己,他怎么能如此不信任她?
    可苏言衣并没有生气:“我知道,如今我身居高位,以这个世界的传统来说,尊主三夫四侍再正常不过,所以你心里不安。我可以理解,但也希望你相信我。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她的话猛地撞进他心里。眼泪不住落下,怎么都停不下来。
    他真的被眼前的人装在心里深爱着,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幸福填满,他从没有这么开心过。
    “妻主,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我不该……”扶朝哭得梨花带雨,但眼睛却是笑着的。
    “所以,你现在明白,为什么我说你破坏我的计划了吧?”苏言衣轻声笑问。
    “我知道了,那我们就等婚礼后,再,再……”扶朝的声音忽然停下,因为苏言衣低头轻咬上了他的耳垂。
    感受着他全身战栗,苏言衣觉得她还想看更多过分的表情:“不行,来不及了。”说完,她再次附了上去。
    而且,奉子成婚似乎也不错。
    ……
    两个月后,北地漫山遍野盛开了朝夕花。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