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妻主只想种田(女尊)

分卷阅读20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
    屋里只剩她和扶朝两人,此时夜已深,贸然回家也不安全,外面有王家的人护卫,她料想那诡异的人应该不会去而复返,不如两人先在此将就一晚。
    苏言衣站起来,拉着扶朝在床边坐下:“方才吓到了吧?没事了。”
    扶朝想起刚才的事,仍心有余悸。
    他原本只是见苏言衣半天不回来,想去田间寻她,不成想刚走出不远,忽然遇到了那东西。他从没见过那般可怕的脸,直勾勾盯着自己,宛若阴间爬回的厉鬼,当即吓得大叫。
    好在,苏言衣来救他了,她毫不犹豫地跑过来护着他,和那鬼东西搏斗。
    以往他看到自己的妻主,心中只有厌恶和恐惧,然而刚才那一刻,他看着她的背影,却是那般安心。
    然后看到她受伤,心里又很着急。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复杂的情绪裹挟着之前的恐惧汹涌而来,眼泪便落个不停。
    扶朝哭得梨花带雨,苏言衣一阵心疼,手忙脚乱地给他拭泪,然后伸手将人揽在怀中,轻声安抚:“没事了,别怕,有我在。”
    第10章 决意 若我从一开始便对他好,就好了………
    春夜寂寂,田间的土屋里除却苏言衣和扶朝轻微的呼吸声,便只剩田里偶尔传来的风声与鸟鸣。
    土屋窄小的床上,苏言衣搂着扶朝,两人只能贴得极近,她才不至于翻下床去。
    怀里的人自有一派仙姿玉色,只是睡得极不安稳,眉间轻蹙,状似为难。
    其实苏言衣大概能理解他的为难。
    这些日子她虽嘴上保持着恶毒人设,但行为上毕竟改变不少。以扶朝的心机,自然会起疑,疑惑之后,大抵便会为难,想着“她或许变了,我是否可以信任她?”之类。
    她知道,他没办法彻底原谅自己的妻主,一如书中一再写过,他面对伤害,从来都是报复,不曾做到冰释前嫌。
    苏言衣穿越前是母胎solo,没有恋爱经验,但她设身处地地想过,如果自己被卖给一个男人结婚,男人对她打骂虐待三年,就算他后来转好,百般补偿,她大概也没办法彻底原谅接受。伤害太深,心中的裂痕便无法弥补,和平分手已经是最后的让步,最好的结局。
    她不能说出穿书这种事,所以像她这样对他有过伤害前科的人,纵使他放下杀她之心,也绝难生起爱意。故而,苏言衣穿过来后,唯一希望的便是熬过死亡节点,她不奢求扶朝真的能原谅她,只要先别下死手就行。
    而对扶朝来说,只有不曾伤害过他的人,才有资格打开他的心扉,才能让他无需为难地爱上对方。因此,书里只有他的第三任妻主,当朝七皇女,才让扶朝真正动过心。因为七皇女从一开始就是真心待他,没有伤害和背叛。只是那时的扶朝已经被伤得太深,很难再不顾一切地去爱和相信,最终才导致了自身的悲剧。
    但现在不一样了,她来了,她知道剧情。
    她要前往北地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那么扶朝当然也可以有不一样的结局。
    她知道扶朝的第二任妻主会背叛他,所以直接把他带去七皇女身边不就好了?
    天道不让扶朝死,所以她才不动声色地救他。但如果扶朝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只会被不安与纠结困扰,但七皇女不同。
    他和七皇女在一起,既能重新开始不再纠结不安,又能保障生存过上好日子,正好符合天道不让扶朝死的要求。而且,如果这次跳过第二任妻主的背叛,或许他将碎未碎的心,还能得到弥补,走出新的的结局。
    苏言衣觉得经过这些日子的努力,扶朝应该不会杀她了,届时她在前往北地的路上,带他去找七皇女,她便能功成身退。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想通这些,苏言衣看着怀里的人,伸手将他鬓边一缕碎发拂到耳后,终于露出一个松心的笑容。
    然而在那不为人知的梦里,她却梦到了她和扶朝白头到老的日子。
    若我穿过来时,不是恶毒妻主就好了……
    若我穿过来时,原身还没有虐待他就好了……
    若我从一开始,便对他好,就好了……
    ……
    事实证明,深夜emo会误事。
    又或许,是梦中的景象太过美好,让她不愿醒来。
    总之,苏言衣睡过头了。
    “苏姐姐受伤了?她怎么样了?”屋外,王家小公子的声音由远及近。
    守卫姐姐知道苏言衣和她夫郎在里面,自然是要阻拦一番,但又不好明说:“公子别急,苏姑娘她,她……”
    小公子见她这般反应,以为苏言衣伤重,怕他看见,当即跑进屋里,焦急道:“苏姐姐!”
    然后他就看到了苏言衣亲密地搂着她的夫郎,睡眼惺忪的样子。
    土屋不比自家,所以两人都是和衣而睡,不存在走光之类的问题,但那亲密的姿势落到旁人眼里,便是另一番耐人寻味的甜蜜。
    小公子没想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