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妻主只想种田(女尊)

分卷阅读19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而他对面,是一个披头散发的“人”。
    说是人,又不太像,佝偻扭曲的身体不似人能做出的动作,在幽暗的夜色中显得格外骇人。
    苏言衣大喝一声,连忙跑过去。
    对方被苏言衣的声音吸引,没有去管扶朝,直直往苏言衣的方向看去。
    走近一看,苏言衣心道难怪扶朝会惊叫,对方脸色死人一样惨白,一只眼上似乎染上了什么疾病,像被融化一般向下垮塌。
    她将扶朝护在身后,挥舞锄头让对方走开。
    对方见到苏言衣,目眦尽裂,用嘶哑的声音吼着什么,像喉咙里卡满头发,听着格外瘆人。
    见对面的人完全没退却,苏言衣再次挥动锄头,先发制人。但她没想到,对方动作很快,力气也大得惊人,居然不闪不避接过她挥来的锄头,完全不顾及自己会受伤,直直朝苏言衣咬来。
    “妻主小心!”
    苏言衣来不及反应,只得呼出系统,从仓库里提出一棵白菜,往对方张开的嘴里怼过去。
    这一下居然奏效,苏言衣趁机一脚踹过去,夺回锄头,砍了对方一下。
    对方再次发出惨烈的嘶哑吼叫!
    此处的动静,引起了王家看守的注意。几个体型魁梧的姐姐举着火把,手持棍棒跑过来,看到那“人”,也是吓得不轻。但职责在身,她们还是冲过来帮忙。
    见有人前来,那“人”转身逃窜,消失在夜色中。
    “苏姑娘,你怎么样?”负责护卫的领队大姐连忙问道。
    苏言衣摇摇头,没说话。她刚才也算经历了一场恶战。她不会武,一切全凭本能行动,此刻背上已经湿透了。
    “妻主!你受伤了!”扶朝拉过苏言衣的手臂,上面分明是一条血痕。
    苏言衣没回话,先是拉过扶朝检查了一番:“你没事吧?”
    “都什么时候了,先别管我了!”扶朝急得要哭了。
    “我去找李大夫!”一位看守姐姐连忙离开。
    苏言衣看向扶朝,握着他的手安慰道:“只是皮外伤,没事,你别哭。”
    扶朝这才意识到自己哭了。
    一旁,领队的姐姐道:“苏姑娘先进屋去吧。”
    “嗯。”
    几人进入土屋,扶朝帮苏言衣清理伤口,领队姐姐问:“苏姑娘,刚才那是个什么东西,看着可太吓人了。”
    “我也不清楚。”苏言衣摇了摇头。
    但其实她隐约觉得,那就是书中后期会出现的被下蛊后陷入癫狂的人。只是刚才那“人”,和书中的描写又不甚相同。
    书中曾写过,朝廷为了中央集权,利用药草蛊毒内斗。被下蛊的人虽然可以依靠短期的解药维持,但这东西自研究出来,便没有真正的解药,所以越到后期,随着蛊毒的失控发作,便出现了有癫狂行为的人。
    那些人发狂后目眦尽裂,但发作后又萎靡不振,和刚才她看到的不太一样。
    这件事直到文中女主用灵植术培育出了金蚕心,炼制出了解药,才得以解决。
    但那都是几年后的剧情,怎么会这么早就出现在这偏远小镇上?是书中没提及的剧情?还是朝廷寻找药师的蛊人已经到了镇上?
    见苏言衣凝眉思索,领队姐姐犹豫着问:“此事,要不要封锁消息?我怕……”
    “不,让消息传出去,越快越好。”
    “这是为何?”
    “这便是药祭河神的作用了!虽然我也是第一次见,但和李大夫说过的驱病邪不谋而合。想来,刚才那便是疫病征兆化身的小鬼,如今病邪驱离,河神护佑,哪里需要封锁消息?应该大大传播才对!”苏言衣将错就错,把刚才的怪人说成病邪化身,已被驱离。
    领队姐姐一听,当即松了口气,言道:“原来如此!那这真是大大的好事了!没想到药祭河神竟是这般神奇!”
    这时,李大夫赶来,听闻刚才的事也是震惊,但她神思敏捷,自然了悟苏言衣的用意,便顺着话茬,肯定了她的说辞。
    众人放下心来,继续到外面护卫,屋内只余下苏言衣、扶朝、李大夫三人。
    李大夫接替扶朝,给苏言衣上药。她查看伤口,上面虽然只是划伤,但却隐隐透着青紫。
    刚才,苏言衣虽然用白菜躲过一劫,但手臂还是被对方抓伤。按文中设定,这蛊毒是不会传染的。只是刚才的人过于诡异,她也不确定对方的指甲是否含毒。
    “李大夫,我妻主这伤碍事吗?”扶朝问道。
    李大夫没回话,看了苏言衣一眼。
    苏言衣皱眉,微微摇了摇头。
    不管什么情况,她都不想让扶朝知道。
    “只是被抓伤,不碍事。”李大夫说完,给苏言衣上药。
    包扎完毕,李大夫嘱咐苏言衣:“明日你再来我医馆一趟,我帮你换药。”
    苏言衣自然听懂了对方话里的意思,详细情况明日再谈,于是点头应道:“我知道了,劳烦李大夫。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