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妻主只想种田(女尊)

分卷阅读15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以为那是虚言,没想到今日能亲眼所见……”
    “今日之事,我只告诉姐姐一人,望姐姐能替我保守秘密。”
    李大夫欲言又止,但还是点点头,没有多言。
    苏言衣也知道此举危险,但书中李大夫一生治病救人,为人纯良,书中女主一再请她入宫做御医,皆被她拒绝,一直在民间给百姓看病,是个值得信赖的人。所以她才敢说出这番话。
    李大夫先前对苏言衣的疑虑打消,她答应不会说出此事,然后两人便带着药草重回了医馆。
    忙活了好一阵,病人喝下药后,情况有了好转。李大夫在镇上颇有名望,她嘱咐众人照顾家人的同时也要注重自我防护,有了异状尽快过来。
    王家田里的活计因此次的事,暂时停了下来,苏言衣便一直在医馆帮忙,至晚方归。
    回到家,她先在热水里泡入清毒的药草,认真清洗擦拭后才进屋。
    忙活一天,她连水都没喝上几口,此时桌上已做好了饭,素炒白菜和清炖土豆,配上米饭,虽然菜色简单,但人饿极了吃什么都香,当下便是一阵狼吞虎咽。
    “妻主辛苦了。”扶朝看她吃得要噎住,忙递过一杯水。
    不得不说,扶朝手艺不错,虽只是青菜,做出来却别有一番风味,对比她前几日做的,真是天壤之别。
    “你身子未好,明日还是别做饭了。”虽然舍不得好吃的,但他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我已经好很多了,简单做两个菜,不碍事的。”想起以前挨了打,他身上伤着也要做这些,如今已经是极佳待遇了。
    二人正说话,孙实便来敲门了,苏言衣打开院门,见对方手里提着一个小木桶,里面用清水装着两条鱼。
    苏言衣把人迎进来,他忽然就跪下了:“多谢苏姐姐救家姐性命。”
    “好端端跪什么,快起来!”苏言衣将人扶起,安抚道,“我也没做什么,你不必如此。”
    孙实许是受了今日事情的惊吓,红着眼睛道:“家姐辛苦,一心为了我和弟弟二人操劳,所以才会病得这么重,今日多亏了李大夫和姐姐的药草,家姐才捡回一条命,您让我如何不谢?”
    苏言衣轻叹一声,想来也是孙巧病重,吓到了他,于是安慰道:“人没事就好了,你也别怕,晚间若是你姐姐有事,便来找我。”
    “谢谢姐姐。”孙实抹了把眼泪,将木桶递过去,“这是弟弟今日下河摸的,新鲜得很,姐姐一定要收下。”
    “这个天下河摸鱼?怎么如此不爱惜身体?”
    “姐姐病重,怕过给弟弟,所以我在家照顾,让弟弟暂且避避。他也是一片好心,想给姐姐补身体,这是多出来的,苏姐姐一定要收下!”
    苏言衣接过木桶,叹道:“行吧,那便谢谢了,你早些回去吧。”
    将木桶拎到厨房,苏言衣对身后不远的扶朝道:“既然收了,明个就做鱼吧。”
    “是。”扶朝应了一声,心间疑惑更盛。
    这样的妻主,太奇怪了。
    白天时,扶朝因为离得远,不知道她和李大夫在后院里那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她们拿着药草急匆匆离开,只觉得这样的妻主很陌生。若说她为了找野男人算计自己,为何她对别人的言行也变化如此之大?
    先前家里越发穷困时,她除了吃酒就是骂人,今天骂别人赚了钱走狗屎运,明天嫌那个收成好是老天无眼,要多恶劣有多恶劣,何时会对救人的事上心了?
    莫非,她真的变了?
    思忖片刻,扶朝打算冒着挨打的风险试探一番。
    “妻主,你今日累了,不如我给妻主按按,你也松快松快。”扶朝温声细语问道,声音很是动听。
    苏言衣不知为何今天他这般殷勤,以往他只是淡漠地顺从,不近不远,像始终保持警惕,不肯靠近的小动物。
    她对这样的扶朝有些警惕,但转念一想,恶毒妻主使唤夫郎,应该是正常操作,于是便答应了。
    苏言衣趴在床上,第一次享受美人夫郎给她的按摩,虽说他手劲轻了些,但确实很舒服。她劳累一天,闭着眼享受这片刻舒展。
    扶朝的手沿着她的背慢慢向上按去,他有些紧张,但还是决定大胆试试。
    苏言衣肩背上靠近脖颈的地方有伤,那是她幼时留下的,现在看着虽不明显,但她却极为忌讳别人触碰那里。想来是之前伤得极重,落下了阴影。所以,但凡有人触碰,都会让她很不安。刚嫁过来的时候,扶朝不知道,因此挨了好一顿打,还被说要谋杀亲妻,那之后他便对触碰那个位置很忌讳。
    然而此刻,扶朝试探着朝她的旧伤按去,却是无事发生。
    但也不全是什么都没发生。
    因为床上的人睡着了,传来阵阵酣睡的呼吸声。
    扶朝不可置信,曾经因为触碰她旧伤如此暴怒的妻主,如今却毫无防备的睡着了。
    是她太累了?
    还是她真的变了?
    若她真的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