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妻主只想种田(女尊)

分卷阅读13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扶朝似乎被这鬼声吓得不轻,一会因风声惊吓,一会因猫叫颤抖,她只得凑过去,让他枕上自己的手臂,一手环住他纤细腰身,以极度亲密的姿势将人紧紧搂在怀里,但嘴上仍刻薄道:“你再这样我便没法睡了,过来。”
    扶朝没有说话,顺从且渴求地依偎在她怀里,惊惧的心渐渐被温热的怀抱安抚。他从未向往过她的怀抱,却又在此刻如此依赖这个怀抱。
    他不知是自己回忆起了过往太过害怕,还是对她这几日的行为感到安心,但他知道,自己现在不想离开。
    第二日清晨,苏言衣顶着两个乌黑的眼圈醒来。
    怀里的人还在睡,她只得一点点抽出被压麻的手臂。
    这一夜她睡得很不好。一开始是因为抱着美人过于紧张睡不着,后来是因为手压麻了动不了。
    将被子重新给他盖好,苏言衣活动下肩膀,轻手轻脚起来洗漱。
    此时,院中的毒藤已经没了痕迹,但仔细摸索,还是能在墙角边缘发现它们的踪迹,呈蜷缩状躲在阴影里。
    “居然还昼伏夜出吗?”苏言衣觉得新奇,逗弄两下,毒藤似是不悦,甩了甩藤蔓,重新钻入土里。
    “也好,这样便伤不到扶朝了,晚上再嘱咐他别碰就行了。”
    一如往常查看后院的药草,给扶朝熬药,吃早饭,苏言衣做完这些,便去孙家找孙巧。
    孙巧仍是脸色不好,她说自己还有事,晚些过去,让苏言衣先走,她便也没再多问。
    到了王家田上,她发现今日不止孙巧,还有好几个人没有来。打听过才知道,有好几人似乎都是身体不适。
    要知道,如今这世道,有活计已是不易,若不是真的难受,谁都不会轻易不来。苏言衣隐隐有些不安。
    管事的大姐重新分配了做事的田地,几人便开始干活。
    苏言衣忙活一会,便看到有马车过来,却是昨日落水的王家小公子。
    小公子在家仆的陪同下,朝着苏言衣走来。他手上拿着一个食盒,见到她,脸上微微一红,言道:“苏姐姐,多谢昨日救命之恩。”说了便要跪拜。
    苏言衣连忙将人扶起:“举手之劳,小公子不必如此。”
    小公子在她的搀扶下露出一抹羞怯的笑,但还是鼓起勇气递出食盒,“这是我做的点心,第一次做,望姐姐不要嫌弃。”
    苏言衣接过食盒:“小公子一番心意,我怎会嫌弃,谢了。”
    见她接受了自己的食盒,小公子清秀的脸上浮现出笑意。
    这时,有几个男子朝着她们所在的方向走来,其中一个眼圈哭红了,歇斯底里地就向管事大姐吼道:“你们这害人的黑心主雇,还我妻主命来!”
    旁边几个哭哭唧唧的男子也跟着闹:“我家那位也快不行了,都是你们害得!”
    管事姐姐一听,有些吃惊,上前问道:“这是发生了何事?”
    “何事?我家妻主来你们这作工不过一日,回家便跑肚不止,发热不退,今早,今早没了!”男子哭嚎。
    “不止他家,我家妻主也病得快不行了!”
    “还有我!”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
    这时,有人看到了王家的小公子,忽然发疯似地冲过来:“都是他!昨日河神要收他做祭,他却活下来了,灾祸便传开,祸害了这么多人!王家不顾神意,让我们糟了灾,一定要给个说法!”
    小公子从没见过这般阵仗,当即吓得脸色苍白,不敢动弹。
    这个世界不仅女强男弱,神鬼之说更是深入人心。王家虽是富贵人家,但以男子的地位,若是被扣上违背神意天威的帽子,怕是也只能乖乖将人交出来,以息众怒。
    苏言衣连忙将小公子拉到身后护着,看向众人问道:“各位先别急,你们几个的妻主是否去医馆看过了?”
    “看过了,李大夫也无计可施啊!”
    “她们发病时,除了跑肚,是否有壮热口渴,头痛烦躁,恶心呕吐,腹痛剧烈,神昏惊厥之类的症状?”苏言衣又问。
    “确实有。”
    “你怎么知道?”
    听了他们的回答,苏言衣猜想这可能是痢疾。这病她以前在科普上看过,所以有印象。她一个现代人,比较注意饭前便后洗手,加之昨天吃饭时她吃了两口便跑去救人,没有和孙巧她们共同用餐,所以自己没被传染。而李大夫也并非无计可施,或许是药草不足。
    “各位,这不是河神发怒,是病。就算你们现在把小公子淹死,也救不了她们。若想你们妻主平安,当务之急是尽快医治,而不是害了无辜之人。”苏言衣正色道。
    “你怎的知道?你有办法医治?”
    “我家有一片自种的药田,或许可以帮上李大夫的忙。”
    “别听她的,昨日就是她将王家公子从河里救出,她也冒犯了河神!”
    “原来是和王家一伙的!”
    “谁要你家的药!别祸害人了!把她们扔河里祭河神!”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