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妻主只想种田(女尊)

分卷阅读10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草种子了。
    挽起袖子,她开始认真除草。原主身强力壮,她亦做得得心应手。眼看完成大半,她想休息片刻喝口水,却见不远处的孙巧身形摇晃,似是要晕倒。
    她连忙上前:“孙巧姐,你没事吧?”
    孙巧脸色苍白,刚刚吐过,在苏言衣的搀扶下坐在地上休息:“我没事,许是这两日吃坏了肚子,今个有些头痛,歇息一下就好。言衣,别告诉管事的,我真的没事。”
    苏言衣看她可不像没事,望了一眼,孙巧负责的这一片还有好多杂草没清完,便道:“孙巧姐,你别逞强,在这休息,我那边快完事了,一会我来帮你。当然,工钱还是你的。”
    “这,这怎么好?”孙巧当下便要拒绝。
    苏言衣微微一笑:“无碍,都是邻居,帮一把没事的。”
    再说我这样也能多刷点除草点数呢。
    说完,苏言衣继续忙碌起来。
    午饭是王家管的,苏言衣忙活半天,也是饿了。她领了两个饽饽,一份白菜。刚吃两口,她便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在家仆的跟随下,来到这田间。
    少年皮肤白皙,五官清秀,怀里还抱着一只可爱的小兔子。
    “寻常人家捉到兔子只会打打牙祭,富贵人家的小公子却是养来玩。真是同人不同命……”身旁,孙巧叹了一声,把饽饽收好,打算带回家。
    “你多少吃点吧,不然身体怎么撑得住?”苏言衣劝道。
    “没事。”
    忽然,不远处传来惊呼声:“少爷,小心!别过去啊!”
    循声望去,竟是那小少爷的兔子跑到了河岸边的冰层上。
    小少爷担心自己的兔子,当即跑上前去抓,结果冰层裂开了。
    小少爷抓到了兔子,但冰面随着河水慢慢移动,不断碎裂,情况很是危险。
    跟着小少爷的家仆是几个男子,他们平时负责伺候起居,根本不会水,见到这种情况只能干着急地呼救。苏言衣见情况不妙,来不及多想,脱下鞋子便跳了下去。
    初春的河水冰冷刺骨,甫一入水,她便觉得心间一紧,整个人都在颤抖。周围满是碎冰流过,她迅速游出,在浮冰碎裂的瞬间抓住了小少爷的手。
    小少爷不会水,在寒冷的水中挣扎:“救……”
    “别怕,我抓住你了,不要乱动!”她绕到小少爷身后,从背后托住他的头,以仰泳的姿势将人拖回了岸。
    家仆见人救回来了,连忙上前帮忙。
    “别怕,把水咳出来。”
    小少爷脸色苍白,一直咳嗽,苏言衣让他头向下,然后拍着他的背。对方猛咳两下,吐出几口水,呼吸才慢慢平稳。
    “没事了,快拿衣服来!”苏言衣喊道。
    小少爷很快被家仆护送到马车上,苏言衣全身湿透,被管事的大姐带到田边歇脚的土屋里取暖。
    有人拿来一套干净的衣服,孙巧连忙帮苏言衣换上,又烧上热水。
    “这么冷的天,你不要命啦!”
    “这不,没、没事吗……”苏言衣冻得话都说不利索。
    “你这人啊,倒真和以前不一样了。”孙巧原本和苏言衣不熟,虽然住得近,也只是点头之交,没甚交集。以往总见她喝酒闹事,对她印象很差,如今看她努力做工,跳河救人,倒是让她颇为惊讶。
    孙巧给她端来热水驱寒,苏言衣捧着碗,慢慢喝下去,总算暖和一些:“活过来啦!谢谢孙巧姐!”
    孙巧微微一笑。
    没过多久,管事的人便来找苏言衣,说王家的人要见她。
    她坐上王家来接人的马车,跟着管事的来到了王家的宅院。院内廊路相衔,山水点缀,七行八转后,她们来到一处厅堂。
    厅中坐着一位贵气的妇人,她身旁还站着一位男子。管事的行了一礼,言道:“家主,家君,这位便是救了小少爷的苏言衣。”
    苏言衣有样学样,行礼道:“见过王家主,家君。”
    男子连忙扶起苏言衣,言道:“事情我们已听说,多谢苏姑娘救我小儿性命。”说着就要拜她。
    苏言衣连忙拦住:“家君不可,我不过举手之劳,不敢受此大礼。”
    妇人扶过自己的夫郎,安慰道:“延儿不是无碍了吗,哭什么。”
    “我、我只是后怕……”男人忍不住抹泪。
    妇人安慰了几句,对苏言衣道:“多谢姑娘救下小儿,这是一点心意,请姑娘收下。”
    说着,有下人送上了十两银子。
    苏言衣克制着自己见钱眼开的兴奋劲儿,打算客气一番:“我只是……”
    “姑娘不必客气,这是你应得的。”妇人似是不怒自威,说一不二,她这么说,苏言衣也不再客套,收下银两,心道今天可以给扶朝买排骨吃了!
    从王家出来,苏言衣回到田里,非常敬业地将剩下的活做完,领了今日份工钱和两个玉米,开心回家了。她不由感慨,原身这体格是真不错。b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