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妻主只想种田(女尊)

分卷阅读7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扶朝一愣,他本来是在那准备迎接新一轮毒打,连带下跪求饶的,她这一问,和预想的不同,当下有些迟疑道。
    见扶朝没有动,弱不禁风的小身板好像随时都要倒下,苏言衣只得走过去。
    扶朝看她过来,当即吓得就要下跪,但一把被她拦住了。
    顺势将人打横抱起,苏言衣将他抱回床上,盖好被子:“怎的就非要我抱才肯好好躺着?嗯?”
    扶朝不知所措。这和预先设想的不一样:“贱夫只是……”
    “你以后不用搭理她们,也别给她们开门。你是我的夫郎,谁都不许动!明白吗?”
    扶朝以为自己听错了,但苏言衣一向心傲,这般说也算说得通。总之没挨打就是好的,他这样想着,说道:“那贱夫帮妻主上药。”
    “这点小伤,不用上药。还有,你能别老贱夫贱夫的吗?听着怪啰嗦的,不好听。”苏言衣一脸嫌弃道。
    “那贱夫……”
    “自称‘我’便是。”苏言衣早就听这称呼不顺耳了,只是不敢转变太明显,便没有提。但她探索原主记忆时发现,原主这人喜怒无常,如今借着打架的气性,提点要求,似乎也合理。
    “贱……我知道了。”
    “嗯,这下顺耳多了。”苏言衣闻言一笑,拿出鸡蛋,对扶朝道:“今日午饭我们便吃这个。”
    见她生火煮蛋熬粥,扶朝不可置信,她没打自己,还给自己鸡蛋吃?
    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已经不发烫了啊。
    正想着,便听院外有人道:“言衣。”
    苏言衣放下手里的活,跑过去开门:“李姐姐,姐夫,你们怎么来了?快请进。”
    李大夫看到苏言衣脸上的伤,冷着脸问:“你又动手了?”
    苏言衣一愣:“没啊?姐姐何出此言?”
    “那你这伤是怎么回事?”李大夫指着苏言衣挂彩的脸问道。
    “这个是我不小心弄得!真的!再说,就我夫郎那小身板,我若真打他,也不会让自己挂彩对吧!”苏言衣连忙解释。
    “这倒也是……”
    将李大夫和他夫郎迎进来,苏言衣道:“我灶上还煮着东西,你们先坐。”
    李大夫进屋,看到扶朝好好躺着,气色也有好转,便道:“身体如何?可有按时吃药?”
    “多谢李大夫,已经好多了,药也按时吃着。”扶朝正欲起身,便被对方拦住,“别动,躺着,我来把把脉。”
    扶朝顺从伸出手。
    “确实有好转,当仍需好好调理。”李大夫确认苏言衣没说谎,对着身旁的张贤微微一笑,低声道:“看来这苏言衣,倒是真的改变不少。”
    听到这话,扶朝一愣,问道:“妻主她……怎么了吗?”
    李大夫没有回话,扶朝毕竟是男子,有些话她说着不便,于是拿着自己带来的东西起身道:“你们先聊,我去把东西拿给言衣。”
    屋外,李大夫将自己煮的鸡汤拿给苏言衣,对方连连道谢。而屋内,张贤和扶朝说了这几天的事。
    原本李大夫和张贤是担心苏言衣本性难改,扶朝体弱又病着,若再被打,怕是会经不住。此次见到苏言衣是真的在悉心照顾他,二人总算放心。
    然而扶朝听了张贤所说,却是不可置信。
    她会为了自己下跪求人?会跑到山上给自己找药?会卖菜赚钱给自己买鸡蛋补身体?
    他一直觉得,谁都可能改变,但苏言衣这般的恶人不会。
    张贤见扶朝不信,说道:“世道不易,她虽做过错事,但若肯改,你以后未必没有好日子。”
    扶朝听了只想发笑。
    凭什么她知错肯改,我便要原谅?先前受过的苦,只因为这短短几日的好便能抵消吗?
    抵消不了!
    第4章 生气 她一定是想把我卖掉!
    苏言衣原想留李大夫和她夫郎一起吃饭,但他们医馆繁忙,说了几句话便要走。
    “姐姐,谢谢你的汤,真是感激不尽。”
    “行了,你们小两口能好好的就行,还有,我要的药材,你记着。”李大夫嘱咐道。
    “自然,姐姐放心。”
    送走李大夫二人,苏言衣端着鸡汤走进来,对扶朝道:“饿了吧,李姐姐送来了鸡汤,趁热喝。”说罢又剥了个鸡蛋放入碗中。
    将碗递过去,扶朝却没有动,苏言衣问:“怎么了?还是说就要我喂你才肯吃?”
    “不是,贱……”
    “嗯?”苏言衣眉毛一拧,瞪他。
    “我是想让妻主先吃。”
    “锅里还有,不缺你这口。你只管好好吃饭,养好了身子才能伺候我,我是为了自己,明白吗?”
    “是。”扶朝接过汤碗,小口喝了起来。
    喝完汤,吃了煮鸡蛋,苏言衣又端着粥过来:“再吃些。”
    “妻主,我吃不下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