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妻主只想种田(女尊)

分卷阅读2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朝性命,所以才换她穿过来了。
    重活一世,她不想死,但也不能让反派死,总之能弥补一点是一点,只要熬过死亡截点,到时大家好聚好散,各过各的,两不相欠。
    见她一直不说话,扶朝问道:“妻主?”
    “你在屋里待着,别乱跑。”苏言衣说完便去院里打水,然后找出了家里的药瓶。
    见她去打水端水,扶朝立即过去要接:“妻主要做什么?贱夫来便可。”
    苏言衣没理他,把水放在桌上,语气清冷道:“过来。”
    扶朝以为她要对自己做什么,眼中满是抗拒和恐惧,但还是照做了。
    苏言衣没说话,将他的上衣褪下。
    扶朝的背豁然露出,骨瘦嶙峋的身躯满是伤痕。她看得触目惊心,一阵阵心疼。原主怎么能下如此狠手?
    “妻、妻主?”
    “别动。”她小心地清理他背上的伤口,但扶朝还是疼得一抽一抽。只是他咬紧牙关,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想象中的头按水盆,冷水泼身,都没有发生,扶朝发现对方竟然在给自己擦伤口,除了不可思议,更多的是担心这恶婆娘在憋坏。
    清理了血迹后,她将药膏用指尖的温度一点点在皮肤上化开,仔细涂抹,“我只是不想买来的人就这么死家里。”
    她刚穿过来,虽然看过小说,但文中对着恶毒女配的描写不多,她怕多说多错,又不敢态度转变得太明显,引起反派怀疑。
    试想一下,如果穿越前,她的丈夫常年家暴,但有一天他打自己的时候突然态度转变,她恐怕也不会信,甚至觉得对方有什么不好的目的。
    书中的扶朝心思深沉,万一他发现异常,觉得自己图谋不轨,提前动手,她的小命可就难保了。
    虽然这个世界,女性身体强壮,以扶朝的身板应该打不过自己,但书里他是用毒杀死女配的,属于防不胜防的范畴,因此她必须小心。
    处理完上半身的伤口,苏言衣把药扔给扶朝:“剩下的你自己来吧。”
    扶朝接过药,愣愣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好久。他眉头轻蹙,不懂对方此举何意,因为猜不透,所以不能安心。
    ……
    时刚入夜,苏言衣浑身酒气,心里却很清醒。她避开扶朝,坐在院子里查看一直在自己眼前飞的光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伸手一点,竟是她熟悉的游戏界面——种田家园。
    这是她玩了很久的种田游戏,从开垦耕种,到伐木建房,玩家都可以通过种田获得原材料,然后施工完成。
    “上天总算待我不薄,有系统就好办了!”
    书里,三年后这世间会有战乱和灾荒,唯有蛮荒北地因气候恶劣避过一劫,她打算在战乱开始前赶到那里,种粮食,囤物资,再找个心爱的人度过一生。
    计划很美好,她真的恨不得现在就出发,毕竟和一个总想杀自己,并且未来确实会动手的人共处一室,真的提心吊胆。但现在时机不合适。
    一来,北地遥远,她要做一番准备。
    二来,天道不让反派死,如果她现在一走了之,以这个世界女尊男卑的设定,没有妻主,扶朝想活下去怕是不易。更何况他现在身上有伤,身体弱得不行。所以,她要让扶朝养好伤,身体恢复,有了一定自保能力后再离开。
    “妻主?”
    正筹划着未来,苏言衣便听到了扶朝的声音。
    “何事?”
    “没,只是想看有什么是贱夫可以做的。”扶朝小心翼翼道。
    “你先去睡吧。”苏言衣说完,对方却没动,就站在原地等她。
    初春的夜晚寒意深重,他站了片刻,便开始发抖。
    “怎么还不进去?”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凶一点,像之前原主那样。
    果然,对方吓了一哆嗦,但还是道:“贱夫要伺候妻主就寝,自然不能先睡。”
    苏言衣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她料想他只是怕自己对他使坏,过来监视,但也不拆穿,朝着卧房的方向走去:“走吧,时辰不早了。”
    然而真要休息,苏言衣便犯了难。
    一间卧房一张床,她想和反派分开睡都没有地方。
    此时,扶朝已经开始脱下外衣,而苏言衣还在脑内天人交战。
    “贱夫来帮妻主更衣。”
    “不必,我自己来。”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赌一把,不做可疑的改变,和扶朝一起躺下。但她毕竟不习惯和陌生人同床共枕,遑论对方还是要杀自己的人,所以她在两人之间留了一定空隙,保证自己不会碰到对方。
    “妻主为何离贱夫这么远?”扶朝小声问道。
    “你身上有药味,闻不惯。”苏言衣找了个理由敷衍。
    “那贱夫去洗掉。”说着他便要起身。
    苏言衣伸手拦住,将他重新按回床上:“别折腾了,老实呆着,再说我刚给你上了药,你洗了不白费了!睡觉。”
    说完,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