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夫熊猫有点萌[快穿]

分卷阅读10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咦?这块玉的外面好像有一层壳。”少年虚握着那块玉,不能再进一步。
    焰重凝神看去,发现那神玉上竟有着类似血脉咒术一样的封印,方才熊猫徒弟去碰之时,这咒术已经自动攻击了,只是有她的护体结界护着,那咒术伤不了他。
    不过这种用血脉刻下的咒术最是麻烦,只施术之人本人或是与他血脉相连者才能将这咒术封印打开。
    “这是谁刻下的咒术?”焰重问系统。
    系统道:“是上一任老魔王。”
    “那他现在在何处?”
    系统:“死了。”
    焰重:……
    系统连忙又道:“不过他留下一个女儿,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了!”
    焰重:“是谁?”
    “她……就是令滚滚黑化灭世的那个魔族公主,聂凤儿……”
    焰重还未来得及对系统发作,头顶一股气流飞速袭下,竟有生生劈开泉水之势。
    焰重瞬时间隐去身形,带着熊猫徒弟藏在泉眼一丈之外。
    “你放手!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
    “凤儿,莫要再胡闹!”
    一男一女的声音从上方传来,红月泉水被霍然搅乱,翻涌的红浪之中,男子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腕,想要将她强行带回岸上去。
    “放开我!”女子决心要挣脱,竟从腰间抽出随身携带的锋利匕首向手腕处划去。
    “凤儿,就算你伤我,我也不会放手的。”男子死死地抓住聂凤儿的手,语气同样坚决。
    却没料聂凤儿凄然一笑,那匕首竟是朝着自己的腕子削去。
    男子惊讶,手下微松,聂凤儿逮到机会,竟是将男子与自己手腕相连的部分一同划破,男子松手,聂凤儿就像一只溺水的蝶,跌落进红月泉底。
    “咔咔”
    像是冰面开裂的声音,聂凤儿流血的腕子正好落在红月泉泉眼的神玉上,血脉咒术的封印吸收了施术人血脉的血液,开始兴奋地颤抖。
    封印消解,神玉“嗖”地一下从泉眼飞出,被焰重一把抓在手里。
    “是谁?”男子翩然落下,竟不是先去查看聂凤儿的伤势,而是将手中法器对准了焰重所在之处,他眸色紧张,如临大敌。
    红月泉乃魔族禁地,怎会有人在泉底,竟连他也未发现!
    “能察觉到本尊,看来这魔宫也不全是废物。”焰重将神玉收进怀里,拉着熊猫徒弟一跃而上。
    红月泉失去了镇泉神玉,泉眼必定暴涨,其中怨气戾气无数,说不定这魔宫都会被一夕淹没。
    “还想走!”男子将法器骨笛横在唇前以血奏之,无数只血蝶随着尖锐的笛声飞向焰重二人,大部分血蝶还未接近焰重二人时就被火焰灼烧成灰烬,但是还是有那么顽强的一两只覆在熊猫徒弟的身上,一点一点地腐蚀着护体结界。
    焰重眯眼向下看去,只见红月泉泉水以泉眼为中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那男子站在漩涡中间,血蝶源源不断地从中飞扑出来。在红月泉暴涨的杀气与戾气加持之下血蝶越来越凶猛,飞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焰重自己还好,只是她如今还带这一只熊猫拖油瓶,若是这样耗下去…
    电光火石之间,焰重眼眸倏然凌厉,她将小徒弟扔到岸上,像一只捕食的苍鹰一样折返俯冲,所过之处血蝶随之被荡清一空,空气中只余下烧灼之后残留的特殊味道。
    “本尊让你再吹!”
    男子甚至还没有看清焰重是怎么到她眼前的,手中骨笛突然“咔嚓”断成两截,身体中的魔气无法运转,遮天蔽日的血色蝶翼如秋天残破的落叶一般萧萧落下,扑啦啦不见了痕迹。
    “还吹不吹!还吹不吹!吹那么难听还好意思吹那么大声??”
    焰重劈头赏了男子几个大耳刮子,而后一脚将男子踹入泉眼之中。
    “本尊向来心善,你就在这堵泉眼吧。”焰重说着翻身上岸,将小徒弟往衣袍中一裹,“咱们走。”
    堵在泉眼上的男子面上怔愕的表情慢慢散去,露出诡异的笑颜,低沉的笑意从他喉咙中发出,弥漫在整个泉水之中。
    癫狂放肆的笑意,像是发现了世界上最好玩儿最有意思的东西。
    他笑得太开心了,一时之间竟停不下来。
    “你…我还没死?”聂凤儿悠悠醒转,却见身旁之人目眦俱裂七窍流血,扭曲的脸上是极其夸张的笑意,她不由得瑟缩着向后退去。
    男子像是笑够了,他爬起身,经脉骨髓中传来的痛意使他脚步踉跄,可是却给他的精神带来极大的舒爽愉悦,他拿起断掉的骨笛。
    锋利的断面抵在聂凤儿纤细的脖子上,血珠沁入骨笛,迅速被吸收,而那断掉的地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复原,就像是时光倒流的魔术。
    “凤儿,宁死也不愿嫁我,嗯?”拖长的尾音与恐怖的面容令聂凤儿尖叫大喊。
    “你疯了吗容夜?你疯了吗!我是你亲妹妹啊聂容夜!”b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